专访策展人谢素贞:中国当代艺术正逐渐走向上海

  中新网北京9月24日电(宋宇晟)19-21日,2015第三届中国民营美术馆发展论坛在宁夏银川当代美术馆举行。论坛以“中国民营美术馆的制度建设与专业创新”为主题进行了讨论。中新网记者在论坛期间对策展人、银川当代美术馆艺术总监进行了专访。谈及中国当代艺术的氛围,谢素贞坦言,北京正渐趋保守,但上海近期所有的展览都好到不行。

  黄河边的美术馆:魅力与挑战并存

  从台北到北京再到银川,谢素贞已经掌管过了四家美术馆。当被问到为什么这一次选择银川时,谢素贞给出的理由很简单,“因为银川的案子很吸引我”。

  她告诉记者,在湿地旁边、在黄河旁边建美术馆,当时就觉得很美。“所以我觉得可以试试看,毕竟这样的美术馆不多。”

  当然,好的风景只是一方面,在银川遇到的挑战也并不少,甚至以前在台北、北京不会成为问题的事情,在银川都变成了一种挑战。“不管是人力、物力,还是观众、艺术家,都有挑战。”

  谢素贞说:“人力上,银川比其他地区的美术馆更缺乏,需要从其他地方引进。物力呢,我们布展所有的东西都要从北京、上海、广州这些地方运过来,真的耗费很大,都是极具挑战的事情,而且布展时间极长。而且这边的观众从来不知道什么叫美术馆,所以我们要从头教起,但从头教起特别好教,这是让我蛮惊讶的。因为他们没有其他的‘诱惑’。”

  解决民营美术馆的同质性的一个尝试:银川靠伊斯兰美学

  “同质性造成了无聊,最大困境是没有观众。”这是谢素贞曾经对中国民营美术馆现状做出的描述。

  她告诉记者,自己到银川当代美术馆来,“就一定要解决这个问题”。所以,她对这家位于银川的美术馆做出了自己的定位。“我们的定位是中国与伊斯兰的发展、展示、交流和收藏。”

  谢素贞认为,中国很多美术馆确实都在做同质性的事情,但银川的美术馆在解决这一问题上,又具有其天然的优势。

  因为历史和地理的原因,银川所在的宁夏是回族自治区。正是这种独特的文化背景让谢素贞将这家当代美术馆的定位锁定在与伊斯兰文化相关的领域。

  在她看来,伊斯兰美学完全可以和东方旧有的美学观念及西方美学相提并论。而对于中国的大众而言,这又是一个“大家都特别好奇且陌生的地带”。

  中国当代艺术的氛围:北京渐趋保守,上海好到不行

  虽然任职于银川当代美术馆,但谢素贞仍然关注着中国的几个艺术中心城市,比如北京和上海。

  用谢素贞自己的话说,她曾在北京待了十五年,“从798没有(形成艺术区)时我就在798,然后一直到798变得观光化、群众化,然后又从宋庄到通县”。

  十五年的时间,让谢素贞能够观察到北京这个城市的艺术氛围的变化。“(北京)所有(艺术家聚集)的小村落,不管是被开发商给湮灭了,或者受其他的一些干扰,我觉得渐趋保守。”

  她觉得,中国当代艺术正逐渐走向上海。“我看上海近期所有的展览都好到不行,从艺术家到艺术机构,而且资金的流入非常大,互动型的展览特别好玩,观众排2-3个小时的(当代艺术)展览全部都在上海。我觉得,这种大型、有趣、大资金的展览已经都在上海了。”谢素贞说。

  而当谈及原因时,她将这种现象归因于上海的文化政策。“当地政府的文化政策是一个地方非常重要的部分。比如说,政府可以释放大量的土地营建民营美术馆,民营美术馆盖大间就会有大活动。当然还包括资金的活络,政策的引导等等。”

  民营美术馆与商业:并不排斥,在于如何拿捏

  对于一位民营美术馆的管理者来说,美术馆与商业的关系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对此,谢素贞也有她自己的看法。

  她说:“在中国,民营美术馆都必须有适当的商业活动,包括出租场地、或者是办商业活动来促进收入,因为没有减税机制。不过,就算没有这些压力,我们也是希望通过不同活动的介入来增加收入。”

  在谢素贞看来,商业属性并不会削弱民营美术馆学术研究和营造美学氛围的功能。“我觉得这两者是不相抵的。”

  她说:“我们会在学术的基础上去引导观众开拓视野,因为当代艺术不是只有绘画和雕塑,还有设计、装置、多媒体的各项活动,甚至包括时尚。”

  不过她也坦言,对于美术馆来说,在商业属性、学术研究和营造美学氛围的各个功能把握平衡,应该是“各个美术馆的课题”。“(我们要做的是)从中如何拿捏、如何把握,来让更多的观众跟你做互动,把美术馆当做是一个美学的殿堂而来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