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被美国袭杀的伊朗将军被伊朗视为民族英

显然,伊朗国家电视台报道称“悬赏8000万美元刺杀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资讯,与伊朗总统鲁哈尼1月3日探望当天被美军在伊拉克袭杀的索莱马尼将军家人时陌凡博客所说的,美国的袭杀犯了一个“严重错误”,并将在未来数年面临后果,即“美国犯下的这一罪行将作为他们对伊朗民族犯下的刻骨铭心的罪行之一载入史册”是一脉相承的。

透过更多的报道可见,美国的袭杀行动,促使伊朗举国上下空前团结。路透社据此写道,苏莱马尼是伊朗的民族英雄--甚至对许多反对派领导层的支持者来说也是如此。航拍画面显示,许多人身穿民族服饰,挤满了林荫大道和小巷,高呼“美国去死!”

据报道,6日,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在德黑兰街头与数百万哀悼者垂泪为苏莱马尼举行葬礼。该将领是在美国总统的命令下被一架美国无人机炸死的。当苏莱马尼将军的灵柩从悼念者的身边经过时,苏莱马尼的继任者誓言要将美军驱逐出该地区以示报复。

62岁的苏莱马尼是伊朗将其影响力扩展到整个中东地区的策划者,他的遇害引发了国际社会的普遍担忧,即可能爆发一场更广泛的地区冲突。

袭杀伊朗将领后,特朗普又列出了52个伊朗目标,包括文化遗址,称如果伊朗对美国人或美国资产进行报复,这些目标可能受到美国的打击。然而,特朗普的这些言论一出,立刻引发轩然大波。也就是说,尽管美国官员试图淡化特朗普提到的文化目标,但舆论认为,如果特朗普真的命令美军那样做,其行为将违反国际公约,涉嫌战争罪。

对照以往案例,据CNN报道,基地组织在2012年摧毁非洲马里的宗教古迹,曾被国际刑事法院(ICC)认定为战争罪,其首领获刑9年。另外,2014、2015年间,伊斯兰国在叙利亚境内摧毁多个重要文化遗址,安全理事会于2017年做出谴责:“非法破坏文化遗产,包括破坏宗教场所和文物”的决议,联合国明确表示,攻击文化地点已构成战争罪。

笔者注意,苏莱马尼遇袭当天,称“美国犯下的这一罪行将作为他们对伊朗民族犯下的刻骨铭心的罪行之一载入史册”的伊朗陌凡博客总统鲁哈尼6日在推特上回应特朗普,“永远不要威胁伊朗民族。”

苏莱马尼的继任者圣城旅司令加阿尼将军承诺,“将士们,将对苏莱马尼烈士的事业一如既往地坚定下去,作为对他殉难的回报,我们的目标是从中东地区除掉它。”

圣城旅是伊朗革命卫队中负责海外行动的精锐部队。加阿尼对国家电视台用其宗教语言发誓:“一定会为烈士苏莱马尼将军报仇雪恨”。

其他政治和军事领导人也发出了类似的,不具体的威胁。伊朗位于海湾石油运输要道的入海口,在该地区拥有一系列代理势力,它可以通过这些势力采取行动。

美国6日警告其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领土上的公民要提高警惕,理由是有火箭发射的危险。作为美国反对伊朗的盟友,以色列担心可能从伊朗支持的巴勒斯坦伊斯兰主义者统治的加沙或伊朗在黎巴嫩的主要代理人真主党发动火箭弹袭击。

据报道,德黑兰当天的游行人群超过数百万人,这让人想起1989年参加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创始人霍梅尼葬礼的人群。

美联社据此写道,“苏莱马尼游行标志着伊朗第一次举行多城市仪式来纪念一个人。甚至创建伊朗共和国的霍梅尼在1989年去世后也没有得到这样的游行。”

“苏莱马尼是伊朗的民族英雄--甚至对许多反对派领导层的支持者来说也是如此。”作出此番置评的路透社还写道,航拍画面显示,许多人身穿宗教服饰,挤满了林荫大道和小巷,高呼“美国去死!”

它说,伊朗要求美军撤出该地区的要求在1月5日获得了牵引力,当时伊拉克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要求所有外国军队撤离该国。伊拉克看守总理马赫迪在一份声明中说,伊拉克和美国都需要执行这项决议。 它没有给出时间表。美国在伊拉克驻军约5000人。

按照路透社的说法,苏陌凡摄影集莱马尼被广泛视为伊朗仅次于哈梅内伊的第二大权势人物,他建立了一个由附庸民兵组成的网络,形成了一个影响力新月--也是对美国及其以沙特为首的地区盟友的直接挑战--从黎巴嫩经叙利亚和伊拉克一直延伸到伊朗。 在新月之外,伊朗扶植了巴勒斯坦和也门的结盟团体。

特别是他在伊拉克动员了什叶派穆斯林民兵部队,帮助粉碎了伊斯兰国。伊斯兰国是逊尼派激进组织,在2014年夺取了叙利亚和伊拉克大片地区的控制权。

在德黑兰举行的苏莱曼尼葬礼上,哀悼者由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领头,他边说边流泪。苏莱曼尼将军的遗体将于今天(7日)迁往他的家乡克尔曼。

苏莱马尼的女儿泽纳布(Zeinab)对哀悼者说,美国将为她父亲的去世面临“黑暗的一天”。

巴勒斯坦哈马斯领导人哈尼亚表示,“反对美国的抵抗”将继续下去。据报道,这是他自2017年在加沙任职以来首次访问伊朗。

据报道,伊朗5日取消了对其铀浓缩活动的所有限制,这加剧了紧张局势--距离2015年与主要大国达成的削减核计划的里程碑式协议的承诺又倒退了一步。这也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在2018年单方面毁约后出现的最严重后果。

据报道,欧洲签署国本周可能启动针对伊朗的争端解决程序,这可能导致联合国延长对伊朗的制裁。作为协议的一部分,联合国已取消了对伊朗的制裁。

路透社援引相关外交人士话称,法国,英国和德国可能会在本周五召开的欧盟外长会议之前做出决定,届时将评估是否有任何方法挽救该协议。

报道提及,毁约后,美国对伊朗实施了新制裁,称要叫停伊朗石油出口,石油出口是伊朗政府的主要经济来源。 随着货币的暴跌,伊朗的经济一直处于自由落体状态。

给外界的观瞻是,本身已陷入不正常的特朗普政府,却在6日倒打一耙,称“如果伊朗希望开始像一个正常国家那样行事”,其仍有信心重新谈判一项新的核协议。

在美国国内,民主党批评特朗普下令对苏莱马尼实施打击是鲁莽的。据报道,美国国会将于本周投票通过一项决议来限制特朗普对伊动武的权力。

期间,特朗普威胁对伊拉克实施制裁,并表示,如果要求美军撤离,巴格达将不得不向华盛顿支付在伊拉克的空军基地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