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学历史很有用?

不论是何种民族,何种信仰,历史都会是一门必修课。学习历史并不能提供现实生产力,为何还要花时间和精力在这门学科上?其实这个问题有很多堂而皇之的答案,在每一本历史课本的绪论里,作为一位不以历史为专业,不能凭借历史知识赚钱,但仍然喜欢历史的业余历史爱好者,通过自己的理解来谈一下,为什么学历史,历史学什么,历史如何学。

历史不同于其他的专业课程,是一门需要终身学习的课程。历史顾名思义就是过去发生的事,有陌凡博客一句名言经常出现在各种书籍甚至电视剧里“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是的,历史总是不断的重演,我们总是会认为我们生活的时代是一个日新月异的时代,充斥着各种高科技,互联网,但是历史发生的事会换一件衣服再次在我们这个时代到来。

我们人类的身体和思想都保有着极大的惯性,人类进入智人时代也不过几万年,与漫长的人类进化相比是短暂的,所以人类学家早有定论:我们的身体还是在采摘时代,我们的大脑还停留在农耕时代。学习历史可以更清楚地看清现在,把握未来。

针对我们国家的历史教育我有一点建议,“抓小放大”,我们国家的历史教育采用的是一种阶级史观,用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来解释历史的发展方向。大多数学生都会认为历史发展有其必然性,忽略了其中的曲折的一面。封建社会战胜奴隶社会,资本主义社会战胜封建主义,这样读历史难免刻板。多关注一些历史细节,让历史变得丰富,透过历史的细节再去体会历史发展的规律会更有收获。

学习历史就是去学习历史中的人物做了什么事,他们做的事产生了什结果。历史的工作不只是还原史实,那更多是考古学做的工作。更多的是通过历史中人和事的联系,找到历史向前发展的驱动力。

不可否认,学习历史的最重要途径就是看书。史料帙卷浩繁,对同一个人,同一件事往往有着不同甚至相反的记载,我们到底该信谁?特别是到了近代,出版成本越来越低,对于某个历史人物的传记,评说,往往汗牛充栋。

对于史料,应该多看正史,正史往往是对离自己最近的一个时代的直接描述。正史中虽然有对当权者的掩盖和粉饰,官方的记录要对当世人负责,即便是掩盖和粉饰也多半是在解释和借口上做文章。就像是朱棣夺了侄子的皇位,即便是史书如何粉饰陌凡文章,但是正史中对史实的描述不会偏离太多。而相对来说个人传记和野史则随意的多,不会对谁负责。个人传记和野史作为了解当时的户外摄影社会习俗和民风有很大帮助,对于重大历史事件只能作为旁证,不可当真。

普通大众学习历史最重要的一点并不是要探寻历史的真相,不必纠结于历史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讲真,历史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没人能够说清楚,这是由时间的单一维度决定的。普通大众学习历史更重要的是要学习一种系统思考的能力,从多个维度来考虑事情,探寻历史事件之间的关系,这是一种更为高级的思维训练,同时也更有乐趣。这种乐趣远超“到底爱四爷还是十四爷”之类的八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