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拉喀什|摩洛哥曾经的皇城,时尚大师的后花园,如今的网红之城

马拉喀什,在阿拉伯语里是“红色的”意思,最初源于用砖红色的岩土砌成的古城墙,后来无论是皇室宫殿还是平民居所都沿用了这一颜色。砖红色便成为了马拉喀什最具代表的元素之一。

中世纪时期,马拉喀什曾经两度成为摩洛哥王朝的首都,是摩洛哥四大皇城之一,素有“南方的珍珠”之称。

近年来,马拉喀什成了火爆ins的大网红。德吉玛广场的不眠夜、马约尔花园的YLS、巴西亚皇宫的装饰艺术,还有奢华精美的摩洛哥Riad,长期活跃在旅行博主和ins网红们的社交平台上。但也有人说,文青最向往的摩洛哥,可能是世界上最坑爹的旅游城市。

一大早到达马拉喀什,我和小伙伴打车来到了传说中摩洛哥最大、最热闹的传统市场——德吉玛广场(Djemaa el Fna)。这是一个自从公元1050年至今还在使用的古老广场,1985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白天的广场平平无奇,有点脏乱差,还有一股特殊的腌臜味道,目之所及到处是卖东西的、卖艺的,车水马龙,熙熙攘攘。从广场向四周延伸出几条街巷。随便走进一条街巷,别有一番新天地。小巷街道狭仄,两旁挤满各种店铺,黄铜铸造的镂空花灯、手工缝制的凉鞋、手工编织的挂毯,还有五颜六色的香料、围巾、包包、拖鞋等等。

虽然马拉喀什以红色著称,但这里拥有的色彩却丰富得难以想象,同时喧嚣糟杂也是举世无双。

广场西南方向的不远处是库图比亚清真寺(Koutoubla)。它那70米高的光塔是世界上最著名的三个光塔中最古老、保存最完整的一个。清真寺前的小广场一群小孩子在玩耍。孩子们清亮的笑容,为这个古老的清真寺增添了些许鲜活的生命力。

到了晚上,星星灯火次第点亮。夜色笼罩下的德吉玛广场成了大型的露天派对。小贩们热情张罗生意,艺人们卖力表演,游客和当地人摩肩擦踵。吃喝玩乐什么都有,逛吃逛吃,好不过瘾。

这座极具装饰派艺术风格的花园因时尚大师伊夫·圣罗兰(Yves Saint Laurent)闻名于世。每天有多少女孩怀着朝圣的心来瞻仰这座YSL的秘密花园?我就是其中一个。

伊夫.圣罗兰可以说是摩洛哥的旅游名片。摩洛哥给他带来创作的灵感,他和爱人在此沉醉光阴。当年的马拉喀什还未过度商业化,原生态的异域风情,明艳、浓烈,自成一格。这些色彩光影深刻地影响了伊夫·圣罗兰的时尚创作。“摩洛哥教会了我色彩,来马拉喀什之前,所有东西都是黑色的”。

然而,伊夫·圣罗兰只是这座花园的第二位主人。第一任主人是法国艺术家雅克·马约尔,他倾尽毕生才华创造了这座秘密花园。伊夫.圣罗兰是在1980年买下花园,之后在此居住和创作。YSL经典的马约尔蓝就是在这里获得的灵感。直至2008年伊夫·圣洛朗辞世,他的骨灰被撒在花园里,在此长眠。可见他真是爱极了这里。

“花园对任何人开放,但里面却是空无一人,只有野蛮生长的各种热带旱生植物。神奇的是,我们被这个荒凉的绿洲俘虏了,亨利·马蒂斯的色彩与大自然本来的颜色神奇的融合在一起。”

马约尔花园不大,种满了大大小小的仙人掌,还有精致喷泉、睡莲池塘和藤蔓亭廊,高低错落有致。园中别墅格外引人注目,蓝色的墙,黄色的窗,绿色的亭廊,高饱和度的色彩给人天马行空、富有童趣的感觉。那一抹无处不在马约尔蓝,据说只能从撒哈拉沙漠的植物中提取,据说十分昂贵。

园中别墅是一个小型伊斯兰艺术博物馆以及精品商店,在里面可以买到一些手工艺品、书籍和明信片。花园里还有一块休息区域,绿色藤萝摇曳在斑驳的红砖墙上。午后时分,点上一杯咖啡,配一块小蛋糕,翻看刚买的YSL纪念画册,慵懒而舒适,画面简直不要太美好了。

本·约瑟夫神学院(Ben Youssef Madrasa)是北非规模最大的古兰经研究院,距今已有六百年的历史。虽然隐藏在弄堂里不甚起眼,但这所神学院有132个房间,最多可同时容纳900名学生学习,每年接待来自世界各地的无数的宗教学徒。

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入口通道刻着的一句话。“You who enter my door,may your highest hope be exceeded。”(入吾门者,愿你不断超越自我。)

神学院不大,但建筑无比精致。对称的建筑结构、精湛的马赛克,繁复的门窗造型,无一不体现出典型的摩洛哥建筑风格,同时也反映出宗教在整个国家的崇高地位。

同神学院一样,这座秘密花园(Le Jardin Secret)大隐隐于市,很难找寻。秘密花园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6世纪下半叶,曾是马拉喀什的重要建筑之一,17世纪末被毁,19世纪中叶重建,几经易主,终于在2016年正式向公众开放。

跟其他大部分伊斯兰花园一样,在秘密花园的中心有一座喷泉和一方池塘。在穆斯林文化中,水是重要的生命象征,有水的地方是乐园。《古兰经》里说,

乐园中有水河,水质不腐;有乳河,乳味不变;有酒河,饮者称快;有蜜河,蜜质纯洁,有各种水果,可以享受。

《古兰经》将乐园描述为“溪水流过的花园”。对于生活在干旱缺水的沙漠地区的摩洛哥民族来说,一个理想的栖居之地便是秘密花园这般的乐园吧。

在小巷转悠久了,我发现手机google地图失灵了,找不到我们的酒店了。给酒店前台打了电话,前台小哥让我们回到广场,他来接我们。迷宫般的麦地那对于路痴非常不友好。

摩洛哥之所以成为网红,还有一大功臣就是当地的Riad。Riad是由传统摩洛哥庭院改建而成的酒店。一般在Booking或者Airbnb上写着riad字样的酒店,通常不会太差。马拉喀什几乎聚集了摩洛哥过半数的网红Riad。从民宿到星级酒店、度假村,或复古或时髦,或清新或朋克,多种Riad风格任你选择。

很多Riad大隐隐于市,与周边古城完美融合,只有走进去才发现别有天地。Riad内部通常都会有一个标志性的“回”字形庭院建筑,周边种满了各种绿植,中间是摩洛哥式天井,有的还有一个方形泳池。楼顶还要有一个露台,可以躺在软软的沙发里,喝着薄荷茶,看着夕阳下的麦地那老城。

马拉喀什的一天,遇见芸芸众生的普通生活,也遇见了无限的梦境与灵感、传统与先锋、时尚与艺术。匆匆一瞥的际遇,在“遍地都是六便士”的马拉喀什,我“抬头看到了月亮”。

第二天一早,我们出发去撒哈拉。清晨的德吉玛广场十分安静,挥手告别马拉喀什,还有一丝不舍和遗憾。来去太匆匆,望后会有期。

摩洛哥的传统美食极具特色。最出名的莫过于塔吉锅(Tagine)了。塔吉锅有一个帽子状的盖子,盖上盖子,只需要很少的水,甚至不用水,就可以完成烹饪。塔吉锅炖菜一般是用羊肉、牛肉或鱼肉为主菜,土豆、洋葱、鹰嘴豆为配菜,文火慢炖,既最大限度减少了水分的流失,又保留了食材的原汁原味。另一个摩洛哥经典是库斯库斯(couscous),北非小米,是当地的主食,通常与蔬菜或肉类炖制,然后一齐食用,拌沙拉很好吃。

阿甘油是最受游客欢迎的摩洛哥特产,纯天然,不含人工合成的化学成分,是不可多得的护肤品。阿甘油是由只生长在摩洛哥西南部的阿甘树上的坚果纯手工榨取而成,在世界范围内被公认为护肤界的”液体黄金”。只是在路边商店购物时候,尽量要砍砍价。

2016年之后,摩洛哥对中国免签。拿着护照和行程单就能出发!城际交通以火车、旅游巴士(CTM)和包车为主。比较大的城市之间会通火车,比如卡萨布兰卡、拉巴特、马拉喀什、菲斯等。比较偏远的小地方只能坐CTM或包车抵达。进沙漠没有公共交通,只能包车或自驾。

摩洛哥以阿拉伯语、法语和西班牙语为主,很多当地人并不懂英语,但跟酒店服务生、民宿房东、包车司机等人沟通用英语是没问题的。

摩洛哥是小费文化盛行的国家,多准备一些零钱。对于大街上热心帮忙带路,推销商品的当地人,请礼貌拒绝。如果要接受服务,先问清楚价钱。

摩洛哥人忌讳别人给他们拍照,特别是偏远地区的人们。所以想拍人物的话,最好提前跟他们沟通好,经过他们允许再拍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