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苦等9年,终于送人上太空了!最大对手不给面子,曝光其弱点

这一私营公司,成为美国多年来第一个能够实现载人航天的机构,然而最大对手 —— 俄罗斯的宇航员,在采访中点出了美国这一模式的关键弱点:很可能牺牲了安全。

SpaceX首次发射载人飞船,这一壮举已经被一些美国人誉为“历史性的”壮举。媒体询问了经验丰富的宇航员,调查这对美国、俄罗斯和太空探索意味着什么。

该公司的“猎鹰”9号火箭,搭载着乘员龙太空舱,从佛罗里达州的肯尼迪航天中心发射升空。这是第一次由私人宇宙飞船公司发射升空。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宇航员道格·赫尔利和鲍勃·本肯将与国际空间站对接,并在轨道上停留一到四个月,这取决于设备的性能。

俄罗斯宇航员奥列格科托夫和亚历山大拉扎特金表示,这一飞船的发射成功,是美国的一项重大象征成就。自2011年以来,这个领先世界的太空探险国家在取消了自己的航天飞机项目后,不得不依赖俄罗斯的联盟号宇宙飞船来执行载人任务。

然而,这次发射远不只是一个简单的美国的声誉问题。这一个有能力进行载人航天发射的机构的出现,不仅将结束美国,而且将结束全世界在载人国际空间站任务上对俄罗斯联盟号飞船的依赖。虽然这听起来对莫斯科来说不是一件好事,但宇航员们相信这是一个积极的发展。

“这将为人类航天提供另一条运输路线,”科托夫说。他的航天经历包括三次进入轨道,在国际空间站上待了将近一年半的时间,同时还在开放空间工作了超过36个小时。他解释表示,对联盟号的依赖“产生一种严重的技术风险”,如果俄罗斯宇宙飞船发生可怕的事故,人类可能会与国际空间站失去联系。

“现在有另一个机构有能力制造和发射载人宇宙飞船。这是一件好事,”拉扎特金表示同意。他在苏联“和平号”空间站上度过了184天,在一次火灾和一次加压失败事故中幸存下来。

不过,宇航员们警告称,人们不应仅仅因为SpaceX成功了,就认为载人航天发射会出现爆炸式增长,或者航天业会出现重大技术飞跃。“航天工业是一个知识密集且发展缓慢的领域。人们不应指望新兴的私营公司就会迅速打造任何形式的‘繁荣’,”拉扎特金说。

马斯克的私营公司已经帮助推动了这一领域的技术发展,他选择为SpaceX宇宙飞船创造一些自己的新技术,而不是改造现有的技术。“这是载人航天探索迫切需要的,”科托夫表示,而拉扎特金指出,SpaceX给航天行业带来的竞争可能会迫使其他航天国家“寻求新的途径”。

科托夫警告表示,与私人太空探索相关的一个可能的问题是,它会以成本效益的名义牺牲宇航员的安全。“就商业化而言,最安全的航天器并不是最有效的,”他说。

这位宇航员指出,马斯克似乎接受的方法类似于民航,飞机必须达到一定的安全标准才能飞行,但一定数量的技术事故是“可以接受的”。

实际上在SpaceX为历史性的载人航天飞行做准备的同时,美国宇航局悄悄购买了更多的联盟号飞船上的座位。

这就是SpaceX与俄罗斯的“联盟号”计划的不同之处,后者基于绝对安全和多重保障系统的理念。科托夫说: “现代太空探索正在朝着使用不太安全的系统的方向发展。”

“马斯克的可重复使用火箭背后的理念是,它们在每次发射前都不会进行重新测试。否则就没有经济意义。”

美国宇航局现在可以很方便地摆脱与载人航天发射相关的成本和安全风险的负担。它只会去从一家私人公司“预订一项服务”,让私人公司自己承担所有的风险,俄罗斯宇航员表态这会导致安全标准的下降。

科托夫认为,私营公司在没有政府参与的情况下,开展自己的太空任务的技术能力,可以为各种公司提供全新的机会。过去,人类进入太空的机会受到国家官僚机构的严重限制。

这位宇航员表示: “私人航天器公司可能会开发自己的载人航天任务,而不依赖于政府合同。”

这不仅仅是关于太空旅游。“这可能会给高科技或制药公司提供服务,进行他们认为有用或必要的太空实验开辟新的道路,而无需与政府谈判并达成一致。”

但这也意味着私营公司可能在太空进行政府、社会不愿意看到的活动,而因为私营公司的道德标准、社会责任感会低一些,这让人们担心他们会在太空做出法律边缘的错误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