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标准舞(体育舞蹈)的起源和发展演变

大约在一百多年前,也就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前,世界工业、经济、军事强国的英国自我标榜为日不落帝国”。随着殖民统治的扩张,反映出两方面社会问题:持续的扩张侵略所造成的英国内部矛的加剧和持续的扩张需要有一种文化予以传递到世界各英属殖民地。这种历史背景为国际标准舞的发展提供了有力的保障。

国际标准舞是在欧洲宫廷舞、民间舞和社交舞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持续的扩张侵略导致英国人民内部矛盾的加剧,英国贵族、政府为了缓和这种社会矛盾,通过社交聚会、成人礼等相关公共文化服务活动来拉近统治阶级和英国人民的距离。这样一来,另外一个问题出现了:聚会的过程中宫廷舞、民间舞和社交舞种类繁多,反而使不同阶层的人们不能很好地走到一起,所以创建一种规范而标准的舞蹈,并予以推广和普及无疑是不二选择,在这样和谐社会的背景下,产生了国际标准舞。

社会有需求,就会有行业。在这种文化背景的驱动下,当时的英国涌现出一批又一批规范舞蹈的工作者,我们把他们称之为早期的职业标准舞教师,即标准舞的开拓者和先驱者,通过他们的不懈努力,在宫廷舞、民间舞和社交舞的基础之上,逐步规范创建了标准舞这一流行至今的舞蹈。由于当时英国国力的强盛,急需要向世界传递一种属于英国意识形态扩张的文化,索性干脆就把标准舞称之为国际标准舞。

一个国家的舞器,规范之后称之为标准,并向世界推广定义为国际标准,足以体现当时英国的强大和强烈的民族自信。说好听一点,是一种文化意识形态的传递,说不好听一点,就好比是文化的“侵略”。就像现在日益强大的中国,不光是经济的发展,更需要向世界传递一种属于中国的文化意识形态。如中国舞、中国画等。同样的,国际标准舞就是在这种特定的历史背景下形成的。

93年以前,在早期国际标准舞教师们的规范下,国际标准舞越来越流行,逐步被英国、欧洲、世界所接受。地处英格兰西北的黑池市濒临爱尔兰海峡,且黑池市属于低纬度地区,海面通常呈现出黑蓝色,根据这些地理特性,故该地起名叫“黑池”,顾名思义是像黑色的池子。

早期的黑池经济并不发达,由于地理位置相对偏远,不便于管理,黑池一直都是流浪、黄、赌毒的天堂,这一现象在黑池直至今天仍有“后遗症”。去过黑池的人都知道,每当夜幕降临,賭场、酒吧以及路边随处可见的,就是那些喝醉酒的人们。所以当时黑池的地方政府希望将时尚流行的国际标准舞引进、普及、推广到黑池,并且用大型的文化艺术节活动的形式来予以呈现,其目的就是聚集世界各地的舞蹈爱好者和参与者,以文化活动来促进旅游经济的增长。不得不承认,黑池创造了以文化活动来促进地方旅游经济发展的经典案例。

黑池舞蹈节开始举办的时候,世界舞蹈总会(MDC)还没有成立。但为什么黑池舞蹈节在舞者的印象中是属于世界舞蹈总会MDC的比赛呢?其实这是长期以来的习惯思维逻辑的误区。

在世界舞蹈总会(WMDC)还没有成立以前,那些最初规范国际标准舞的职业教师们就已经存在了。他们由历届的世界舞蹈冠军团队组成,所以黑池的地板上一直由他们作为评审出现,直到这些职业舞蹈教师在60多年前才成立了世界舞蹈总会(WDC)。

由于站在“黑池”地板上的评审及选手们大部分均属于世界舞蹈总会(WDC)成员,才给世人造成黑池舞蹈节比赛活动属于世界舞蹈总会(MDC)的错觉。不过,世人的这一错觉也足以见证,世界舞蹈总会(MDC)在国际标准舞领域的技术权威性。

大约在60多年前,规范国际标准舞的职业教师越来越多,而越来越多的教师、评审和考官的出现,包括教材、培训、考试、比赛等产业的发展,国际标准舞市场日趋完善,也就是由这些职业的教师、评审,考官自发地成立了世界舞蹈总会(WDC)。所以,世界舞蹈总会(WDC)自成立那一刻开始,就是以国际标准舞世界职业技术权威作为自身的定位,其成员均是由国际标准舞的创始团队和历届的舞蹈冠军、明星选手所组成。

世界舞蹈总会(WDC)始终以权威技术的发展为己任,而其历届的主席更是由著名的世界冠军们所担任,例如目前的WDC主席Donnie爵士,他本身就是WDC世界锦标赛连续14届的冠军,黑池舞蹈节连续7届的冠军。

在国际标准舞产业的发展下,世界舞蹈总会(WDC)的职业教师们在推广国际标准舞的同时,也开展了大量的业余选手和业余教师培训。越来越多的业余舞者参与到其中,让国际标准舞产业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

随着业余市场的逐步扩大,以德国为代表的业余选手、教师、评审人员又自发地成立了世界体育舞蹈联合会(WDSF)。不难理解,世界体育舞蹈联合会(WDSF)的成立初衷,已经把自己作为国际标准舞业余技术组织来予以定位,即世界体育舞蹈联合会WDSF是世界国际标准舞业余技术权威组织

事实上,绝大多数的业余舞者起初是想通过跳舞来锻炼身体。为了便于区分职业和业余的不同,世界体育舞蹈联合会WDSF把国际标准舞称为“体育舞蹈”,实质上国际标准舞和体育舞蹈是同一回事,只不过“国际标准舞”是职业的称谓,“体育舞蹈”是业余的称谓。

理论上WDC和WDSF不应该有矛盾,只要各自坚守自己的初衷和定位,本身它们就是属于师生之间的关系,也是职业和业余之间的关系。

早期的WDC和WDSF相互之间的教师培训和评审培训以及赛事活动等,是自由往来的。WDC的教师们可以执裁WDSF的比赛,WDSF的舞者们也可以参加WDC的比赛。但随着WDSF业余舞者的不断壮大,不少人都成了业余教师和业余评审,为了利益和市场的占有率,突然有一天WDSF的管理者提出了要求:如果以后WDC的教师和评审要参加WDSF的教师培训班和比赛、执裁等活动的话,必须先要学习考取WDSF的教师证和评审证才行,也就是业余组织人员要求职业组织人员去他那里学习考试。这一要求对于舞蹈界而言等同于侮辱,哪有职业教师到业余教师那里去培训的?质疑的声音越来越多,最终导致WDC和WDSF之间矛盾的激化,终不相往来。

人数方面,WDC职业的参与者没有WDSF业余的参与者多。事实情况也是如此,职业选手肯定没有业余选手多。WDC和WDSF分开以后,难道WDC就不需要业余舞蹈市场了吗?在这种情况之下,世界舞蹈总会(WDC)采取了应对措施,随即成立了世界舞蹈业余联盟( WDC-AL),这样就可以保持住舞蹈的业余市场。让我们再次用舞蹈的技术层面来划分,WDC是世界舞蹈职业技术顶级的组织,而WDSF和WDC-AL同属于世界舞蹈业余联盟级别。这也是世界舞蹈总会WDC为什么要成立世界舞蹈业余联盟( WDC-AL)的原因。

世界舞蹈教师联合会(IDTA)是由最初规范创建国际标准舞的老师们成立的舞蹈组织,其优点

就是国际标准舞技术教学的方式方法,曾经由台湾王子文老师引进到中国市场。中国体育舞蹈联合会(CDSF)以前一直沿用着IDTA的教材,国际标准舞总会(CBDF)也在应用这套教材,同时还推出了少儿考级。

但我认为在教师培训过程中所起的名称不太符合中国国情,比如院士、高级院士这一称谓,院士这一称谓在中国是非常神圣的,是享受国务院津贴的优秀人才,更是国家的宝贝,院士的多与少体现我们国家综合国力的强与弱。截至目前,我们国家还没有高级院士这种称谓。

符合中国国情,同样让文化体系、体育体系、教育体系等那些不在国际标准舞行业内的人们很难区分它的技术标准是如何划分的,通常情况下类似于传统的一到十级考级技术划分标准往往既规范又让人一目了然。

IDTA是以国际标准舞教学为基础的组织,历史上没有什么比赛,所以也没有评审,这是它的传统。

IDTA还有一个特殊的属性。在中国北京舞蹈学院设立国际标准舞社教系专业的时候,该系创始人张平教授关于国际标准舞教学技术上曾经与IDTA进行过教学业务的对接,但最终没能实现合作,主要原因是因为IDTA是区域性组织,并非国际组织,所以当时的北京舞蹈学在向上级审批的时候没有获得批准,这也算是IDTA的另一个特殊属性。

从IDTA的教学业务来看,其教材既被中国体育舞蹈联合会(CDSF)应用,同时也被中国国际标

IDTA的教材是由二战时期英国的军事科学家Water Clear编制的,具有60-70年的历史。但舞蹈技术是不断进步的,一套几十年没有修订的教材,肯定缺乏艺术发展与时俱进的必要性。不过也有好消息,在中国文化部文化艺术人才中心和中国文化传媒集团艺术教育测评中心的要求下,世界舞蹈总会WDC主席Donnie爵士(也是 Water Clear最优秀的学生)在原有的教材基础上进一步改编,其结果让我们拭目以待。

了解了国际标准舞(体育舞蹈)发展形成的历史,就不难发现它是有迹可循的,也是有历史传统的,更有职业和业余的技术划分,权威与否,正统与否一目了然。近些年来不断出现的中华、华人、国际舞联、世界舞联、英皇、皇家等境外离岸组织让人目不暇接,如果不了解国际标准舞(体育舞蹈)发展历史,还真分不清楚到底哪家才是真正的权威机构,不过现在就不成问题了,因为大家已经了解了国际标准舞(体育舞蹈)的发展史,当大家再次接触到鱼龙混杂的境外离岸组织的时候,权当提高自己的辨别能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