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小伙痴迷拍长城,大胆用镜头丈量长城,5年拍下30万张

杨东生于东北,毕业于长江大学,职业是会计,与长城结缘,其实是一场意外。他说,那时我正在长江大学读书,偶尔周末空闲时会去荆州古城闲逛。

每次闲逛都会看到许多游客拿着专业相机拍照,我也很想试一试专业的感觉,于是在父母的资助下,有了第一台单反相机。

有了相机之后,他利用课余时间和假期开始了摄影之旅,常常独自一人翻山越岭、留宿山头,用相机记录自然的美。

那个时候,他足迹已遍及全国近30个省(市)、区,领略了祖国河山和文化风土的壮美,心中也慢慢地生发出对家国文明之美的朴素向往。

大学毕业后,他想拍出更多更好的摄影作品,于是不顾家人的反对来到了北京,在北京电影学院继续教育学院培训了一个月。

“当我爬上城,看到长城雄奇巍峨的壮景时,深深地为古代人民的劳动和智慧所动容,那一刻,我觉得心中那些关于美的积淀来到了一个爆发点,找到了一个拍摄主题,想用镜头来记录这种文化。”

“当时,我在长城上创作了3天3夜都不觉的累,越拍越兴奋,特别是第二天清晨拍完日出后可能因为劳累抱着相机和三脚架靠着城墙睡着了,一睁眼已经傍晚了,大概睡了8个小时完全不知道,后来又通宵创作了两晚。”

也就是这人生第一次长城拍摄,他励志要做一个一生拍长城的热血少年!也踏上了用镜头记录长城的旅途。

之后的这几年,他往返辽宁、河北、天津、北京、山西,陕西、甘肃、新疆等地的长城200余次,他的镜头下,记录了不同地区长城的美丽。

“拍摄箭扣长城的时候得知第二天要下雪,可能会出现云海,我背上帐篷于前夜三点赶到拍摄点等待,但当日大雪未停,山间雾气缭绕,长城时隐时现,达不到拍摄预期效果,很多摄影者陆续离开了。”

“我在敌楼里搭帐篷坚持了一夜,可第二天云海依旧没有出现……第三天、第四天,此时,还剩下三位摄影者,当时心里很失落,也想着收工回家,但还是又坚持了一夜,天亮时,云海果真出现了。”当按下快门的那一刻,几天的饥寒、孤独都化成了喜悦。”

“在拍古北口长城的时候坚持等待了一天,夕阳下,长城结构两侧形成比较强烈的色彩反差,一侧是温暖,一侧是寒冷;一侧是光明,一侧是暗夜,强烈对比之下画面有一种静谧的感觉,像是刚刚发生过战斗后的平静。”

“应该说,拍摄这张照片我是有备而来,因为银河是向下的半弧形,所以只要让长城居中,就容易产生中正之美。刚好,山体后方的霓虹灯光起到一些映衬作用,使画面色彩更加饱满,显得安宁祥和。”

“拍嘉峪关长城的时候,-26度,当时我将无人机组装完毕后,准备起飞,平板电脑突然冻关机了,后来只能将平板电脑放在身体里,用体温取暖恢复电量,就好比一块大冰块放入体内一样,整个上半身冻的麻木。”

不仅仅是这些,他说为了拍摄长城,真的吃过不少苦,有次天气不好出门拍摄差点被闪电击中,一声巨响,距离我20米处城砖落下,当时我完全就懵了,大脑一片空白,双耳鸣了好长一段时间才缓过来。

他还说,夏天长城山路上的草非常茂密,经常走错方向迷路,蚊虫叮咬是常有的,一不注意就会撞到蜘蛛网,有些地段还有蛇、野猪等动物出没,晚上时长城大雾笼罩身手不见五指,能见度非常低,手电筒只能看清脚下的路。

雪天爬长城还特别危险,尤其是雪化了,然后结冰非常的滑一不留神就摔一个人屁墩,特别是在攀爬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否者就会摔下山低,后果可想而知。

即使拍摄长城困难重重,因为热爱,他也丝毫不畏惧,慢慢的,他的作品开始被大众熟知,被国家地理和央视点赞,还登上了央视《开讲啦》,和综艺《了不起的长城》等等一系列节目。

他的作品也让一些人重新看待长城,更多人能通过他的镜头了解长城之美,来关心和爱护长城!

长城之于他而言好比一部宝典和富矿,拍摄长城的过程也让他感受到了历史的伟大,同时也深切的感到我们每个人或者我们人生的短暂和渺小。

如今5年多的时间里他拍摄了30多万长城照片和大量的航拍延时素材,他说每次在拍摄长城一个人独自与长城对话与自然对话的过程中,往往会睹物思人,触景生情,有一种自己穿越历史对话的感觉。

正如《后浪》演讲中所说:“你们把自己的热爱变成了一个和成千上万人分享快乐的事业。”因为热爱,所以执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