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贷款难要靠局长出马才解决?武汉电视问政考问落实“最后一公里难题”

楚天都市报6月12日讯(记者王荣海 邹斌 通讯员武治庸)疫情期间保供企业电费享受30%的财政补贴,可是政策出台快3个月了,还没有落地;中小微企业申请纾困资金,一等就是几个月,可是金融局长现场办公,企业贷款难问题4天就能得到解决。12日晚,由武汉市治庸问责办主办武汉广播电视台承办的《电视问政:每周面对面》第四场开考,聚焦如何打通政策落实的“最后一公里”问题。武汉市发改委、武汉市地方金融工作局两部门主要负责人将上台接受问政。

方先生(化名)经营着一家以冷冻储藏、食品加工为主的食品企业,现有库房租户300多家。疫情期间,企业成为我省第二批疫情防控重点保障企业,为武汉提供生活物资配送。由于主营业务多为大型冷冻储藏,每月用电量较大,根据3月23日出台的《武汉市支持企业复工复产促进稳定发展若干政策措施》,企业可以获得30%的电费补贴,这意味着每个月可以节省10多万元的电费开销。

企业工作人员在核对用电费用时发现,电费只优惠了5%。供电部门表示,电费补贴不属于电费的直接减免,需要企业去相关部门申请,费用由相关部门发放。

4月6日,江岸区商务局针对疫情防控期间在营商贸流通保供企业进行了信息登记,方先生将情况上报给企业所在街道,却一直没有回音。

江岸区丹水池街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介绍,保供企业的表街道已经交给了江岸区商务局,江岸区的商务局又说交给了江岸区发改委,江岸区的发改委又说交给了市发改委。根据文件,市发改委作为牵头部门负责该项优惠政策落实,于是企业向武汉市发改委的相关科室进行了咨询。武汉市发改委工作人员回应,现在实施细则还没出来,各个区负责此事的牵头部门不一样,有的区是发改部门,有的区是财政部门。

企业很是不解,优惠政策写的清清楚楚,怎么就这么难落地。现在,方先生也不知道该找哪个部门去申请。

“政府部门之间推来推去,这项电费补贴会不会被胡弄掉。”现场,一个体工商户代表提出疑问。江岸区丹水池街负责人回应,这项补贴确实还没有兑现,按照文件规定,对2月1日至6月30日保供企业电费实施30%的财政补贴,由于6月30日还没到,所以还未发放。目前街道和政府部门正在积极帮助企业申报。

看了曝光的短片,武汉市发改委主任孟武康说,感觉还是与政策宣传得不够细致有关。他解释,在执行过程中,该政策不是普惠政策,主要针对的是疫情期间保供的5类企业,实行的是事后补贴,采取的是实报实销的方式。疫情期间企业欠费,电力部门不停供。现阶段正在做补贴兑现的前期工作,预计7月份可以开始。他表示,武汉市发改委会同各区及电力部门落实执行好这项惠企政策。

对比,现场点评嘉宾、武汉大学中国新民营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罗知教授直言,政府出台的优惠政策很好,但要尽快兑现承诺,打通政策落实“最后一公里”。

王先生经营的互联网企业是一家国家发改委重点支持的高新技术企业,疫情期间,企业参与了新冠肺炎信息核查管理系统建设,为疫情防控工作作出了贡献。4月份,企业被列入中小微企业纾困专项名单和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重点保障企业名单,但前后对接了十余家银行,均因没有抵押物,贷不到款。企业负责人称,银行很直白地告诉他,不是单纯的盈利就可以做信用贷款,而是后面有一个很复杂的审核机制。

5月份,针对这些轻资产科技型企业没有抵押物而产生的贷款难题,武汉市开展了“银税互动”,帮企业以“信”换贷,但互联网企业的大多数项目都是抵扣或者免除税费的,企业能贷到的额度只是杯水车薪。

为了进一步促进中小微企业纾困贷款落地,武汉市构建了“政银担”合作体系分担融资风险,5月6日,江汉区发布了《关于扩大就业支持企业稳定发展若干措施》,通过政府担保的方式为辖区内无法申请纾困资金的企业提供信用贷。但政策出台了快一个月,细则还没有通过。

据武汉市高新技术产业协会对全市4000家高新技术企业的调研,仅有17%的企业获得了纾困资金。同样面临贷款难题的还有个体工商户,4月18日,武汉市宣布设立200亿元贷款额度的定向纾困资金,用于对个体工商户的贴息支持。5月11日,在黄陂区经营副食店的张先生,向所在街道申报了纾困资金,直到6月2日,他的汉融通账号状态还没有任何动静。

巡查员走访中,不少个体户都反映专项纾困资金审核周期长、进展缓慢,能否申请到贷款也没有及时回应。

“科技型企业申请纾困资金,审批要一等再等,再等几个月,今年就过完了,对企业一点意义没有,希望能快一点。”现场,一位市民代表提问武汉市地方金融工作局局长刘立新。刘立新坦言,科技型企业确实存在贷款难的问题。对科技型企业来说,金融机构放贷主要看三条:现金流、社保公积金缴纳情况和减税情况。下一步市金融局将走访相关科技型企业了解具体情况。

在5月上旬首场电视问政中,一家企业反映贷款难题,刘立新现场办公,4天后这家企业贷款难问题得到解决。现场,一位市民追问刘立新:“局长一出马,企业贷款难立马解决。是不是非得局长亲自出马,企业贷款难的问题才能得到解决。”对此,刘立新坦言,靠金融部门工作人员到每家企业一一上门解决融资难题,确实存在难度,还需要银行积极参与进来。

武汉大学中国新民营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罗知教授犀利点评,金融政策出台之后,市金融局不能当甩手掌柜,应主动与省银监局对接,对金融机构放贷审批设定时限。同时,金融局要积极与各区政府一道推动“政银担”合作体系分担融资风险,合力解决企业融资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