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寔既替领导背黑锅,又给宦官拍马屁,为何还被人称为道德楷模

第一次知道陈寔(shí)这个人,是在《世说新语》里:有一次,陈寔和朋友约好一块外出打工。

陈纪反驳道:“到了约定时间不来,就是不讲信用;对着人家的儿子骂娘,就是不讲礼貌。”

陈纪掉头就往家走,再也不回看一眼。他这是怕挨揍吗,当然不是,他是不屑于跟他交往。

高伦不敢怠慢,马上签署命令,将那个人命为文学掾,大概相当于现在的市教育局局长吧!

“此人不可用,然而侯公公也得罪不得。不如由我来签署任命,这样就不会玷污您的名声了。”

任命一公布,果然舆论一片哗然,纷纷质问陈寔为什么举用这样一个人,而陈寔始终不做任何解释,致使声望大跌。

后来,高伦被征召到朝廷去担任尚书,郡里的头面人物都来为他送行。高伦这才对大家解释了事情真相:

有一次,上级官员来太丘县视察,县里的官吏担心有群众会拦轿上访,请求陈寔加以禁止。

陈寔说:“让群众上访的目的,就是为了求得公平,如果加以禁止,群众还怎么表达诉求!不要限制。”

但是陈寔并没有这样做,而是把子孙们叫到面前训示:你们今后要努力上进,不要做“梁上君子”。

小偷越听越惭愧,于是从梁上跳下来,叩头请罪。陈寔勉励他改恶向善,并赠给他一些布匹。

虽然,陈寔不当官了,但是村里的老百姓因田地、宅基地等事发生争执时,就去找陈寔评理。

只要是由陈寔出面处理的,争论双方都心服口服,没有怨言,宁为刑罚所加,不为陈君所短。

陈寔虽然品德高尚,但并不迂腐。第一次党锢之祸时,陈寔自请入囚,赢得士人阶层的广泛尊重。

再后来,大太监张让的父亲死了,回老家颍川安葬,去得人很多,但没有一个名士前往的。

就这样,陈寔靠着在士人和宦官之间左右逢源,终于把颍川陈家从庶族寒门带上了高门士族。

因为和荀家、韩家有亲戚关系,司空荀爽、太仆令韩融等高官,都为他披麻戴孝,执子孙礼。

左中郎将蔡邕(著名才女蔡文姬的父亲)为陈寔撰写碑铭,大将军何进派使者现场致悼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