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州取消落户限制的N个层面:加快买房速度?资源掠夺?

惠州放开落户限制的消息刷屏了朋友圈!日前,惠州发布了“关于征求《惠州市户口登记、迁移准入条件(试行)》(修订稿)意见的通告”(收集意见建议截止日期为2020年7月11日),虽说为意见通知,按照以往惯例,意见稿和正式稿出路不大。之前网友表示,惠州入户的难度甚至高于深圳,而且惠州在“抢人”方面,相比很多一二线城市确实反应慢了些。但这次,惠州直接来了个“大杀招”:有房就可以入户,中专就可以入户。虽说这是出于执行高层全面放开城区300万人口以下城市的落户门槛,但对于惠州而言,此次调整力度之大,正在积极推动非户籍人口在城市落户,吸纳常住人口市民化,这波操作,从多个层面来看,影响不可忽视。

深圳地铁14号线延长惠州已经喊了多年,早先地铁14号线最开始深圳申报时,就是连同惠州段一起由深圳市呈报上去的。

适逢地铁修建出台了3个条件:其一,城市财政收入必须达到300亿,其二,城市GDP达到3000亿,其三,地铁所覆盖的市区人口必须达到300万。

因为前两个条件惠州是达标的,但是第三个市区常住人口方面,截止2019年底惠城、惠阳、大亚湾、仲恺4区常住人口为254万人,离300万还有50万左右差距,换言之还达不到修建地铁的条件。

再根据惠州近几年常住人口的汇入速度不够快,去年只增加了5万人,业内分析人士称,惠州市区常住人口短期内还难以突破300万人。

而且按照百度地图《2019年度中国城市活力研究报告》,惠州在全国主要城市人口吸引力榜单中排名第16名,这说明有很多人都想来惠州就业发展。

现在有了落户限制放开,有利于引进和留住人才,因人口问题一直没能推进下去的地铁,也就有望迎来新的转机。

因为根据规定,购房入户需要在2016.11.21之前购买的房产才可申请,之后购买的需要满足引进人才入户或居住就业入户的条件才可以申请入户。

关键是哪怕想要通过引进人才入户,还需要满足劳动合同跟社保条件,而且条件也较为严苛。

举个例子:如果往届本科毕业生与引进单位签订了半年的劳动合同,引进单位也为其缴纳了6个月的社保,这样的情况还是不能入户惠城中心区的。

但是接下来就不一样了,最新的意见稿明确提到,全面取消居住和就业创业入户限制,凡拥有自有合法产权住所、合法租赁房屋、缴纳社会保险、已领取营业执照等条件之一,无时间限定,本人可以在实际居住地申请入户,其直系亲属可以随迁。

此外,降低引进人才入户门槛,学历型人才放宽至大中专以上学历,技能型人才放宽至初级等级以上专业职称和技能等级,并且不与缴纳社会保险和签定劳动合同挂钩。

之前我们就分析过,若是现在让大部分刚需客去买深圳住宅,南山、福田、龙华就不用多说了,豪宅价格。选择龙岗、光明,新房首付门槛也要超100万了,想要首付100万左右在深圳买住宅,真的需要精挑细选。

而惠州价格友好,比如与坪山一路之隔的惠阳、大亚湾,房价1字头,正因此这些年深圳客置业惠州的不在少数,未来在深圳高房价影响下,临深的惠州吸引不只是投资客,刚需客也会是主流。

当然,这和解决教育问题也不无关系,因为现阶段深圳人面临的不仅是高房价问题,与此同时还有教育问题。

比如小编的领导,住宅龙华上塘,今年也面临孩子入学问题,社区幼儿园只招生125个,但是目前已报名的有160多个,意味着有一部分孩子是无法入学的。

而这只是深圳上学难的冰山一角,据统计2019年深圳学位缺口达到7.1万个,2020年仅小一学位缺口至少为4.95万个,深圳的教育资源缺口太大是沉重的真实现状。

而且在深圳还有“深圳的中考简直比高考还难”这一说法,因为过去8年时间里,除2014年外,深圳其他年份的普高录取率均不到50%,意味着一半的孩子要被挡在普高门外。

如果接下来惠州的落户限制放开,深圳客去到惠州买房便可落户,有了户口就好比有了“通行证”,便可很好的解决孩子上学问题,毕竟户口是入读公办学校的硬性条件。

主要是担心本地人资源被抢夺,比如学位问题,表示目前惠州中心区学位紧张,落户放开后,就要面临严峻的学位问题。

有关数据显示,不只是深圳的优质教育资源匮乏,惠州也是如此,无论是惠州城区还是县区,学位数量无法满足适龄上学人群,特别是优质公办教育资源有限。

例如惠城区,作为惠州的中心,但是学位也是每个家庭必争的资源,2018年办小学学位缺口高达10903个,多个民办小学学位吃紧,部分学校存在超规模办学和超标准班额情况。

尤其这几年惠州每年中考考生增加近万人,预计每年要新增5000多个高中学位才能满足需求。据统计,2019年惠州初三毕业生6.5万人,其中参加中考考生5.4万人,全市普通高中录取3.41万人,近2万学生无法就读普高。

而今年,惠州初三在校生7.15万人,全市普通高中学位需求数达36891个,学位缺口5300多个,其中需要高一公办学位30742个,缺口3000个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