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教育,什么时候变成了难以启齿的事?

妈妈,我是从哪里来的呀?“垃圾桶里捡来的”“充话费送的”“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河边大水冲来的”……

当孩子4岁以后,每个爸妈都免不了要经受孩子的这番灵魂拷问。鑫妈小时候,父母辈面对这个问题都是像上面这样的回答。

如今,我们都为人父母,对“我从哪里来的”也心知肚明。然而,为什么在回答孩子这个问题时却总有些害羞,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这种既想明明白白地讲清楚,又碍于传统观念开不了口的尴尬,鑫妈也是深有体会。有一次,我跟鑫爸探讨以后如果鑫宝问他从哪里来的,我们要怎么回答。鑫爸不假思索的就说:石头里蹦出来的,就跟孙悟空一样。我听了不禁丢了个白眼给他。

为什么国人谈性色变?我们全然不顾性带给我们愉悦而美好的体验,好像也忘了正是性,让我们成为父母,继而有机会体验陪伴、养育另一个生命的过程。尤其在孩子面前,我们更不愿意谈与性有关的东西,好像潜意识里性就是肮脏的、低俗的。

可是,孩子不会因为你的闭口不谈或者刻意隐瞒就与“性”永久绝缘。“不是所有的孩子都能上清华北大,但是所有的孩子一定都会有性行为”

蕾斯全球性调查数据显示,中国年轻人的性知识来自母亲的占3%,来自父亲的占1%。可见,我们在孩子的性教育方面是多么欠缺。

所以,当孩子问你:“我从哪里来?”时,你要知道,孩子正处于探索生命起源的阶段。这一阶段的孩子对自己的归属感比较敏感。如实地回答孩子,解开他的疑惑,是面对这类尴尬问题的最好态度。同时,这也是绝佳的性教育好机会,无需遮遮掩掩,耐心的回答才可以让孩子拥有对性的正确认识。

学龄初期的孩子对什么都感到好奇和新鲜,并且已经有了一定的思考能力,主要依靠头脑中的表象进行思维,他们的思维很形象很具体。因此父母可以这样回答:

有一天,蝌蚪们要进行一场游泳比赛,终点是妈妈肚子里的小房子,得到冠军的蝌蚪可以住进小房子里,于是,小蝌蚪们天天练习。

在爸爸妈妈最相爱的一天晚上,比赛开始了,随着裁判一声令下,小蝌蚪们飞快地冲出了起跑线,它们争前恐后,拼了命地向前游,有一只小蝌蚪游得及其快,它第一个到达了终点,到达终点后,它关上了门,住了进去,其它的蝌蚪就进不去了。

你知道这只厉害的小蝌蚪是谁吗?它就是你,你在小房子里住了10个月,你越长越大,直到小房子装不下你了。

你开始敲门,你一敲门妈妈的肚子就痛,爸爸把妈妈送进了医院,在医生们的帮助下你就从一个特殊的人体通道出来了。

《小威向前冲》、《我从哪里来》、《小鸡鸡的故事》等这类绘本是不错的选择。既满足了孩子的好奇心,又鼓励他自主探索,一举两得。

为什么幼童遭遇性侵事件频频发生?研究表明,那些从小缺乏性教育的孩子,等他们长到了,可能就已经意识不到去保护自己的隐私和边界。

性教育,其实也是对孩子的安全教育。孩子一旦有这方面的意识,也就明白了要自我保护,懂得了两性之间交往需要保持的距离。

“poppy,不可以让男生随便亲你。”“poppy要换衣服了,你可以先出去一下吗?”“Poppy,不可以一个人和男生待在房子里。”

这就是他给女儿划出的严格的性别界限:不可以让异性随便亲吻你;不可以在异性面前暴露自己的隐私部位;不可以和异性单独待在一个房间里。

“孩子从3岁开始,隐私意识就开始萌芽、建立、进而形成性别意识。自己身上哪些部位是隐私部位,在什么场合可以裸露,什么场合不可以裸露,那些人可以碰,哪些不可以碰,这些规则都是需要父母明确并且反复地告知孩子的。”

总之,性教育对孩子的健康成长至关重要。它既是对孩子的品格塑造,也是对孩子自我保护意识的培养。因此,千万别让性教育来得太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