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试篇)心理学312,华南师范大学学硕一战上岸考研经验分享

2020年研究生考试的时间是12月21日-22日,本来一直担心自己到考前会焦虑的崩掉,因为有太多没有准备的,但是距离考试越来越近,却神奇的发现,自己一下子看开了,放下了。

那感觉就好像是,本来身上还背着千斤重担,想跟老天再借500年,一个一个的慢慢卸,但是考试时间一到,那些重担突然都不翼而飞了。

忽然意识到没有时间了,也不需要再继续完成未完成的学习任务了,感受到的竟然不是焦虑恐慌,而是轻松和激动,觉得“哎呦,可让我等到这一天了,这日子我真的是过够了,考完我要去逛街,去运动,去爬山,去胡吃海喝……”这么想的时候,就希望赶紧考,立刻马上考,一秒钟都别再让我等了。

准考证是考前一周,在研招网下载,我的考试地点是,深圳实验学校,住的地方距离考点有点远,提前在爱彼迎定了距离学校步行10分钟的房子。

跟男朋友说好,20号上午他照常去上班,我在家做一些考前的收尾工作,下午他请假,我们一起去考场,考试那两天他负责陪考,照顾我的饮食起居以及一切后勤保障工作。

12点半男朋友发信息说下班,我就在家收拾东西,把所有学习资料都装到了行李箱里,我怕他笑话我,两天时间能看几眼书啊,还带那么多,就主动跟他解释:“我怕万一用到,没带就麻烦了。”

结果他说:“我懂,用不用的上不重要,图个心安,一个箱子装的下吗?装不下就把我的箱子也带了。”

到考场的时候是下午三点多,门卫说要等到4点才可以进学校,还有半个小时,我就找了一个角落把肖四掏出来背。

进学校需要拿着身份证、准考证排队让门卫检查,在一进院儿的大厅,有一个牌子,是考场位置指引,可以看到多少考号在哪栋楼哪个考场。

我当时忘了查考号,也不知道在哪里查,临时问了其他看考场的同学,还麻烦人家帮我查了考号。

我的考场在大厅右手边二楼的第一个教室,还没有贴考号,学生的书也没有撤干净。一个教室有30个考生,我是15号,在教室正中心的位置。

找到自己的考位坐下,把广播里正在放的考试注意事项听了一遍,又试了试在桌子上写字的手感,临走前确认了这层楼厕所的位置。

然后就是去住的地方放下行李,在附近吃了晚饭,晚上把肖四的大题又过了三四遍,感觉再多背一遍都要吐了。真题阅读里出现的高频但一直没记住的单词又记了一遍,作文背了几遍,晚上11点左右上床睡觉,一夜无梦。

上午八点半考试,6点40分起床,洗漱好之后就坐在沙发上继续背书,男朋友帮我收拾东西,烧热水,把水杯装满塞我包里,大概7点20出门,在肯德基吃了早餐,走到学校还不到八点,已经有很多学生到了,都在抱着肖四嗡嗡嗡的背着。

提前半小时进考场,排在我前面的一个女孩,被查看完准考证后,门卫告诉她:“你的考场不是这里,你走错了。”

我当时听到这句话都替姑娘捏一把汗,觉得如果是我肯定就慌了,结果人家姑娘还跟同伴笑着告别,好像这是一件无所谓的事。

进考场之前,有一个老师拿着平板给每个考生刷脸,在平板确认完,还要在纸质表格上签名。进考场没有检查书包,大家自觉地把书包放在教室前面,只拿了考试的必备工具去自己座位。

据说有的地方考试不允许自带文具,有的不能带水杯、手表之类的,但是我没遇到这些要求,除了必备的文具之外,水杯和表我也带了,后来水杯被男朋友拧的太紧,我在考场上拧了半天都没拧开,水也没喝上。

找到自己座位,把准考证和身份证放在桌子的一角,便于老师查阅。开考之前老师会提前几分钟发条形码、答题卡、试卷,条形码要贴在答题卡和试卷的对应位置,我当时贴的急,把条形码贴错了位置,自己又不敢贸然撕下来重贴,只好跟老师举手示意,后来是老师帮我撕下来贴到了正确位置。

进考场之前,以为考场的气氛会非常严格、紧张,但是坐在座位上,发现完全没有这感觉,老师们按部就班的做着他们该做的事,学生们也没有人违规,似乎没有任何制造紧张气氛的元素,是一种很轻松的感觉。

8点半开考,2020年的考研政治,想必后来的考研人都知道了,这大概是各大考研机构包括肖秀荣翻车最严重的一次,考前以为如果出现这种状况自己一定会崩溃到脑子一片空白,搞不好有些题要交白卷的。

但是实际情况是,哪怕那些题都在我准备的范围之外,依然马不停蹄的奋笔疾书,有的是直接套肖四里背的答案,有的是抄材料,有的就靠着自己的政治修为胡诹,反正不存在没话说的情况。

选择题我做的比较蒙圈,不知道是因为不自信还是真的水平差,反正考试的时候,我感觉自己没有一道选择题是十拿九稳觉得一定对的,平时模考也是这感觉,就觉得每一道题都在瞎蒙,但模考的选择题成绩都在38分上下,所以我男朋友总是开玩笑:“你说你在瞎蒙,我就放心了。”

考场的缺考率很高,达到了三分之一,我的前后都是空桌子。考试结束前半个小时,监考老师提醒,可以提前交卷了,结束前15分钟,会有响铃报时,老师也会报一下时间,顺便提醒同学们涂答题卡。

我们考场有一个女生,真的是胆子大了,答题卡交上去后,她又跟老师说:“我可以用一下答题卡吗?”

然后老师好心把答题卡找出来给她,结果她趁老师不注意去改选择题答案了,被老师发现,直接把答题卡抢了过来,又跟她说了很多难听的话。

我内心里觉得,这样的考生,不管成绩如何,都不配上岸,不遵守规则,耍小聪明,也不尊重所有竞争者。

出了考场,男朋友已经在大门口等我了,我几乎是跳着跑到他面前的,他问我感觉怎么样,我说:“你猜我这么开心,是考好了还是考差了。”他说:“肯定考的好的不得了。”我说,我今年栽政治上了,肖大爷不是我大爷。

当时的感觉真的是,肯定没戏了,政治全靠蒙,这国家线能不能过都不一定,得了,后面两科任意发挥吧,我一战是不可能上岸的了。

男朋友已经在小饭馆点好了餐,我们过去人家就做好了。下午是两点考试,吃完饭回到住的地方,把英语作文背了几遍,让男朋友把所有真题态度题选项里出现的单词,帮我整理出来,查好单词的意思,我自己在床上眯了大概二十分钟。

英语整体也觉得考的一塌糊涂,阅读理解基本靠蒙,翻译好多词不会我都音译了,新题型大概是唯一一个觉得做得不错的题,完型考前看了很多蒙选项的技巧,然而考试时,时间紧迫还是凭感觉瞎蒙,小作文考了考频贼低老师们都预测20年不会考的“Notice”,没有准备模板,凭着脑子里见过的小作文的框架现场编,大作文直接把自己的模板套上去了。

可是吧,越觉得题难,心里就越是放松了,五点出考场的时候感觉真是一身轻。跟男朋友说,今年这是劝退年吧,知道英语也没考好我就放心了,和政治半斤八两,谁也算不上拖后腿。

本来以为我最担心的是专业课,现在看来公共课也考的这么糟糕,那专业课不管考啥样都毫无压力了。

晚上用了五个小时的时间,把文都的知识精讲过了一遍,真题的错题看了一遍,又把原来觉得比较难的综合题重新做了一次,实验设计题总结了答题模板,11点多上床睡觉。

依然是6点40分起床,一边洗漱一边在脑子里背前一晚觉得没背熟的几个重要理论,那道简答题“学习动机中的自我价值理论”,就是这个时候背下来的。

因为讲网课的老师总是说考试时间紧迫,我本来还有点担心如果题比较难,时间不够用怎么办,结果没想到20年的考题能那么简单,几乎全部是课本上背的东西,简答题和综合题也大部分都是课本的东西往上套。

大概两个小时的时间就做完了,剩下的一个小时都在查漏补缺,当然了,怎么补也不可能补完美。数了一下,160分的选择题,好像有28分是我不能百分之百确定的,简答题和综合题没有留下任何空白,但是有些答案记得不够全面,可能少答一两点或是忘了关键人物,但是都没有能扣很多分的大问题。

当时的感觉就是,本来我都绝望了,以为专业课考的再好也是回天乏术,但是题这么简单,真的又给了我希望,自己在脑子里估分,觉得至少能有240分,我就又开始做美梦了,万一政治和英语有奇迹呢,万一专业课不只240,能上250甚至260呢,这不就……

出了考场见到男朋友,我那个激动啊,形容不清楚的那么一种复杂心情,“自卑的我”觉得肯定完蛋了,虽然专业课考得好,可是题这么简单,别人肯定也不差,还是别做梦了。

“自负的我”又觉得还是有希望的,虽然我认为政治和英语都是瞎蒙,但说不定那只是我的错觉啊,毕竟模考的时候也是这种以为,可成绩都很好啊。

想起《朗读者》里的一句话:是不是人人都如此?我年轻时总感到自己一会儿信心十足,一会儿又自信丧失。我想象自己完全无能,毫无魅力,同时我又觉得自己天生我才,可以计日功成。

刚考完那会儿就是这种状态,心情跟过山车似的,一会儿觉得会有奇迹,一会儿又觉得自己垃圾,一会儿感觉自己考得也没那么烂,一会儿又觉得别人肯定都比我强。

考完试的感觉是什么样呢?像是刑满被释放,捆绑了八个多月突然被松了绑,从与世隔绝的“古墓”里爬出来终于可以呼吸花花世界的新鲜空气,像是从一个半死不活老态龙钟的状态,一下子有了青春,重新活了过来。

但是,回想备考那八个月,又觉得特别骄傲和满足,我看到知乎里总有人问,“考研到底有多累”“考研真的很痛苦吗”,虽然当我回头写经验贴的时候,也会觉得自己很拼,但是自始至终都没觉得累,那段时间会是我一生中的高光时刻。

为了实现一个目标,拼尽全力,不抱怨、不逃避,孤注一掷死磕到底,每每想起那时的自己,都会觉得是闪闪发光的。

柒月暖阳,以一朵花的姿态行走,穿越季节轮回,在无声中不颓废,不失色,花开成景,花落成诗,已出版《以一朵花的姿态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