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货拉拉背后:司机培训几小时即可上岗,乱收搬运费频发

  文/金荔

  编辑/杨洁

  日前,一则“23岁女生在乘坐货拉拉车搬家途中身亡”的消息传出。据公开报道,年仅23岁的湖南姑娘车女士于2021年2月6日晚9点左右,因搬家上了货拉拉的车,但在当晚却在途中跳车,并在送医后因医治无效去世。2月21日,货拉拉发布事件说明,称公司已成立专项小组负责此事,并在该事件中平台不会逃避该承担的责任。

  在微博上,一位用户以车女士弟弟的身份发布文章称,货拉拉的货车在途中曾三次偏航,并且他表示,当死者家属询问车内是否有录音录像资料时,货拉拉工作人员回复称车内无任何录音录像设备,货拉拉App也没有录音录像功能。

  在今年1月,根据媒体报道,货拉拉正在进行F轮15亿美元融资,估值达100亿美元,红杉资本中国、高瓴资本领投。2020年底,货拉拉刚刚完成了E轮5.5亿美元融资。报道还称,货拉拉准备在今年下半年IPO。但F轮融资一个月后,货拉拉就被推上了舆论的浪尖。货拉拉平台对司机和车辆监管力度不足的问题,也因此凸显。

  同城货运在2020年,一度俨然成为新的风口。除货拉拉外,滴滴也上线了货运业务,并在今年年初宣布完成15亿美元A轮融资。货运平台满帮集团也获得了17亿美元融资,进入同城货运市场。但货拉拉事件,也为同城货运市场敲响了警钟。

  平台和司机只是“合作关系”

  根据公开报道,事件发生后,车女士家属与货拉拉沟通并未取得一致意见。2月21日,货拉拉发布声明称,“对于在该事件中平台应当承担的责任,货拉拉绝不会有一丝逃避。”但车女士家属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则认为,“货拉拉的回应避实就虚,且协商不成功的原因在其拒不承担任何责任的态度”。

  车女士家属表示,他们对车女士在乘坐货拉拉过程中“司机为什么会多次偏航,驶向偏僻路线”感到疑惑。据了解,货拉拉搬家服务会提前在手机端填写起始地址,且收费亦会将里程纳入计费标准中,司机理应按照既定路线行驶。然而,车女士乘坐的货车,司机却“没有按照货拉拉平台推荐路线走西二环至枫林路行驶,而是走岳麓大道至下旺龙路,之后便频繁绕路行驶到曲苑路上”。

  据车女士家属称,涉事司机“上路带着一定的情绪”,因为车女士通过平台支付了39元,平台再给司机补贴12元,“在一个省会城市跑这么一趟,车主可能觉得真没赚头”,而涉事司机也曾向警方陈述,“因为没帮助搬运东西,也就没借口另外要钱,上车后就有一定情绪。”

  同时,车女士家属在微博上表示,货拉拉工作人员回应称司机端没有相关录音录像设备及措施,这无疑为解开家属内心疑团增添了障碍。

  目前这起事件警方仍在调查中,但货拉拉平台对司机和车辆的管理是否到位,已经令外界产生了大量质疑。

  那么,旗下司机与平台货拉拉究竟什么关系?2月22日,AI财经社致电货拉拉全国服务热线官方客服,客服人员回复称:“司机和我们是合作关系。”

  货拉拉官网显示,对于司机来说,货拉拉平台优势是“订单多、收入高、空返少”,司机加入平台流程为,下载APP、注册账号、开始接单、审核培训。客服告诉AI财经社,应聘货拉拉司机需要身份证、驾驶证、行驶证、从业资格证和道路运输许可证五证齐全,只需去分公司培训“几个小时”,审核通过后即可上岗。

  关于司机的收入体系,上述客服告诉AI财经社,“看司机接的订单,比如接了100元订单,这100元就是司机的,但平台会从中收取15%信息费。”也即,一笔订单的费用,只有85%属于司机收入。客服表示,司机接单主要看自己的时间安排,一天24小时无论几点都可接单,但否认了司机是平台“正式员工”的说法,强调称:“我们是信息服务提供平台,我们(和司机)是一个合作关系,我们提供订单给到司机。订单完成,经过电脑程序审核,司机账户就可以提现了。”此外,平台也不会给司机提供五险一金。至于究竟与司机签订怎样的合同,客服仅表示“具体以注册(情况)为准”。

  司机在货拉拉平台上的收入也并不稳定。2019年7月,货拉拉还曾发生过“东莞司机群体维权”事件,起因是货拉拉的突然调价,遭到部分司机质疑“没钱赚”。在2019年6月,货拉拉泉州公司也因运费下调,遭遇了司机集体维权。

  司机与用户摩擦屡有发生

  在这种情况下,司机和用户的摩擦也屡屡发生。AI财经社在黑猫投诉平台上发现,在涉及货拉拉的3265条投诉中,内容包括“货拉拉司机承运的产品受损,拒绝全额赔偿”、“货拉拉司机服务态度差”等。其中也有不少司机在投诉,比如认为平台“乱扣司机行为分”等。

  2020年5月,还曾曝出有用户使用货拉拉平台叫车搬家,不足两公里路程被司机索取5400元高价搬运费。而投诉后,客服回应称,用户下单时交的只是公里数费用,不包含停车、高速、搬运和超时等候费用,搬运费用没有统一标准,需要与搬运工协商议价,称用户是“炒作”。事件发酵后,货拉拉平台也发布声明,表示对用户致歉、作出补偿,清退司机,并对客服进行严惩。

  货拉拉在声明中还表示,将完善制度,除楼层搬运费之外,设定平地搬运费的平台标准。但仍然有用户表示,这种没有标准的私下收费行为仍然存在。

  一位使用过货拉拉搬家服务的庄女士告诉AI财经社,她曾在去年10月份使用货拉拉平台搬家,既定路线、行李多寡等均事先告知平台及司机,并在手机端支付了187元费用。但在搬家中途,司机却表示要多收费用,理由是车过不了一些路段,需要绕道加钱。无奈之下,庄女士按照司机要求,在司机个人微信上再次支付了几十元费用。

  庄女士的遭遇并非孤例。百度贴吧一位用户曾在2020年6月11日发帖称,他在深圳搬家首次使用货拉拉,叫了一辆小面包车,按5公里行程计,平台收费30元。他的行李并不多,仅有一个行李箱、一台电风扇及一些杂物,但到目的地后,司机却无故要求另外收费220元。也有网友发帖称,自己搬家找了货拉拉,事先说好了费用,但“东西卸到一半找我要钱”。

  对此,前述货拉拉客服表示,平台并不允许司机这种违规行为,只有当客户在手机端填写订单出现错误时,比如填写时搬家要去四楼,实则是六楼时,才会对用户增加收费;只要用户事先实事求是填写,双方约定好,平台“不会在线下另外多收费”。如果出现上述情况,尤其是司机用个人微信二维码收费时,用户可致电客服进行反映。

  货拉拉亟待补漏

  货拉拉天使轮投资方清流资本王梦秋曾反复强调,货拉拉创始人、CEO周胜馥“非常聪明”。《中国企业家》曾报道,周胜馥在贝恩咨询做过三年顾问,从这家咨询公司辞职后,他成为了澳门赌场里的一位职业德州扑克玩家,做了7年“职业赌徒”。这也成为他成功创办货拉拉的基础。2013年,周胜馥从自己打牌赢的钱里,拿出了1000万港元,创办了货拉拉,并于次年开始进入内地市场。

  AI财经社查询天眼查APP了解到,货拉拉在2015年3月,获得天使轮融资1000万美元,投资方包括清流资本、极客帮创投、零一创投、概念资本。同年9月,再次获得概念资本、清流资本等1000万美元Pre-A轮融资。

  货拉拉最近的一笔融资是F轮15亿美元,投资方为红杉资本中国、高瓴资本、博裕资本等。迄今为止,货拉拉总共完成8轮融资,总融资额超过24亿美元。

  据货拉拉官网显示,截至2020年9月,货拉拉业务范围已覆盖352座中国大陆城市,平台月活司机48万,月活用户达720万。

  在2020年2月,周胜馥曾表示公司“没有IPO计划”,他的理由是希望做一件长期的事,“我们希望十年内不上市”。但随着货拉拉密集进行高额融资,有关货拉拉IPO猜测也一直传出,但货拉拉并未对其作出回应。

  北京格韵律师事务所贾娜律师对AI财经社表示,货拉拉为了其自身未来更好地发展,也应给在货拉拉签单拿业务的司机提出“更多要求”,但至少目前,货拉拉并未这样做。究其原因,贾娜认为,是因为平台“门槛越高,获客越低,利润越少”,所以平台往往会选择降低门槛、降低准入机制,以增加司机数量和单量。

  作为信息撮合平台,货拉拉与顺风车的业务模式有类似之处。尽管平台收取的是信息服务费用,但平台对乘客的安全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贾娜表示,当热点事件爆发后,舆论监督会令平台进一步优化自身软件,比如设置了“一键报警”按钮。但对于货拉拉未来是否会进行升级的问题,贾娜说,这与货拉拉平台和司机之间的关系有关。从劳动法角度看,货拉拉平台并不是司机的雇主,司机也并不是平台的员工,货拉拉对司机无管理的权力。因此,货拉拉在这次事件中“很大的责任是道义,其次是管理责任而非法律责任”。

  但平台的监管责任,却不能因此而缺失。对于货拉拉而言,加强对司机和车辆的管理,不仅可以保护司机和乘客的权益,也是货拉拉发展过程中所必须面对的问题。

  货拉拉并非唯一受资本青睐的同城货运平台。有中国“货运版Uber”之称、成立于2016年10月的智能运力平台满帮集团2020年11月获得了软银愿景基金、红杉资本中国、高瓴资本、璞米资本、腾讯投资等共计约17亿美元融资。满帮也被传将于今年下半年IPO,但公司并未对此消息置评。

  而建立更加完善的管理系统,也将影响着同城货运行业发展的未来。如果行业的每一次更新、进步,都需要“流血”来敦促,代价就未免过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