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辽跨省黑社会集团覆灭,制定帮规戒律,盘剥

山东省荣成市人民检察院(荣检一部刑诉〔2019〕51号)2020年1月8日发布消息,被告人富某甲等因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起诉书!

被告人富某甲(绰号“某某”),男,1972年出生,汉族,初中文化程度,无业,捕前暂住河北省秦皇岛市**号(户籍所在地辽宁省绥中县**镇**村**屯**庄**号)。因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于2013年12月7日经本院批准于2019年4月3日由荣成市公安局执行逮捕。

被告人富某乙,男,1974年出生,汉族,初中文化程度,个体,捕前住河北省秦皇岛市**区**花园**栋**单元**号。因犯故意伤害罪于2005年7月18日被辽宁省兴城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因涉嫌窝藏罪于2019年5月20日被荣成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019年5月30日经本院批准于2019年5月31日由荣成市公安局执行逮捕。

本案由荣成市公安局侦查终结,以被告人富某甲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强迫交易罪,于2019年5月30日向本院移送审查起诉;以被告人富某乙涉嫌窝藏罪,于2019年6月27日向本院移送审查起诉。本院受理后,已告知二被告人有权委托辩护人,已告知各被害人有权委托诉讼代理人,依法讯问了二被告人,审查了全部案件材料。

1996年至2013年期间,曹某某(已判决)先后纠集被告人富某甲及王某某、刘某某韩 、施某某、杨 、李 (以上六人均已判决)、吕 (另案处理)等多人,采用暴力、威胁等手段,故意伤害他人,敲诈他人钱财,寻衅滋事,强迫交易,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百姓,组成了以曹某某为组织者、领导者,王某某、施某某、杨某某、吕某某及被告人富某甲等人为骨干成员的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该黑社会性质组织具体情况如下:

(一)该组织形成较为稳定的犯罪组织,人数较多,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曹某某被称为曹某乙、曹某丙、曹某丁、曹某戊、曹某己、某某,自封为山东省荣成市“*********”总经理;王某某被手下称为“某某”、“王某乙”、“某某”,被曹某及其他骨干成员等称为“小某”、“猛某”、“老某,被封为****保卫部部长,后被曹某某提升为********负责人;吕某某被手下称为“某哥”,被曹某封为**公司**办事处经理;施某某被曹某某及组织成员称为“某总”,被封为****副总经理兼财务总监。曹某某于1996年在辽宁省**地区承包经营**洗浴中心,并纠集王某某及被告人富某甲等人做其打手。

1999年曹某某成立***公司,不断吸纳大量有前科劣迹及社会闲散人员充斥到公司内,公司继而发展壮大,初步形成黑社会性质组织雏形。2003年前后,曹某带领手下组织成员被告人富某甲及王某某、刘某某等人来到山东省荣成市**镇**村**码头、**镇*****码头、**街道办事处**码头,成立所谓的“****公司”,并以暴力、威胁手段垄断辽宁省辽西籍、河北省黄骅籍部分渔船渔货买卖,大肆敛财,不断发展壮大,之后又扩充吸纳骨干成员施**、杨**、吕,某某等人,一般成员战某某、薛某某、徐某某、张某某、张某乙、潘某某、刘某乙、岳某某、韩某某、杨某丙、林某某、李某某、曹乙、侯某某(上述人员均已判决)等人,形成鲁辽两省南北呼应的跨省黑社会性质组织。

该组织形成金字塔式层级结构,等级层次分明。曹某直接领导骨干成员王某某、吕某某、施某某、杨某某、被告人富某甲等人及一般成员刘某某等人;骨干成员王某某领导一般成员战新等人;骨干成员吕某某领导一般成员张某某、张某乙等人;骨干成员施某某领导一般成员公司财务、销售人员潘某某、林某某等人及收购船收购员徐某某、刘某乙、岳某乙、韩某乙、侯某甲等人;骨干成员杨某甲领导收购船船长张某某、杨某某等人。

该组织有明确的职责分工,配合严密。曹某某成立了***公司及所谓的*******”公司,对外宣称为“辽西公司”或“**公司”。辽西公司设立总经理室、保卫部、船队、销售部、财务部、后勤部、龙须办、烟台办等。曹某某为总经理,领导全面事务;李树生为曹某某司机兼保镖打手;王某某为保卫部部长,分管保卫部(即打手组织),被告人富某甲、战某某等人为保卫部保卫(即打手);常某某原为副总经理,分管船队;杨某某、徐某某为船队负责人,负责管理海上渔货收购事务;林某某为销售部副经理;施某某为副总经理,作为“军师”,负责公司日常经营、财务管理、为组织敛财出谋划策,代表曹某某全面管理公司事务;潘某某为财务部会计;曹乙为后勤部负责人,负责后勤保障、设备管理;吕某某为龙须办经理,负责管理龙须办,张某某等人为龙须办销售员;邢某某(另案处理)为烟台办经理。

该组织管理严密,纪律严格。被告人曹某某等人为有效控制、领导组织,制定一系列帮规戒律对组织成员进行约束和控制。曹某某、施某某一方面多次召开会议口头明确渔货价格是公司秘密,不准打听渔货价格;在海上发现其他收购船收购公司渔货,要上前制止、追逐,不允许他们收购公司的渔获;不得挪用、贪污组织收购、销售渔获款项;打架要用刀背不要用刀刃等帮规戒律;另一方面制定《收购船管理规章制度》、《渔货运输管理条例及各项制度》等书面规定,并张贴到各收购船上,管理约束收购员及船长等组织成员的各项行为。王某某要求手下小弟要好好听话、干活,随时听从他的召唤和安排,否则就要受到惩罚。曹某某等人对违反组织帮规戒律、背叛组织的成员施以殴打、开除等惩罚。

(二)该组织通过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其他手段获取经济利益,具有一定的经济实力,以支持该组织的活动。该组织通过持械打砸、威胁恐吓等暴力、威胁手段,强行代理渔船,大肆强迫交易,严酷盘剥渔民,以黑护商,以商养黑,垄断了辽宁辽西籍、河北黄骅籍大部分渔船的渔货买卖,攫取了高额利润,并在船主、渔民等相关人员中形成其组织黑恶声名及暴力威慑。骨干成员施连弟对组织发展进行“战略定位”部署,意图控制绥中到荣成周边海域的大部分绥中籍渔船眼子虾买卖,为组织经济实力发展壮大明确前进方向。

该组织收益一部分用于曹某某及其亲属的奢侈生活,一部分用来支付组织日常运作费用及成员日常消费、利益分配与奖励。通过多项措施使组织的经济实力不断发展壮大。(1)该组织向组织骨干成员王某某、吕某某、施某某、杨某某及被告人富某甲等人分配高额工资;(2)该组织向“贡献突出”的收购船收购员发放奖金,激励其多为公司“创收”;(3)该组织为组织成员配备车辆、包吃住、代付房租并报销车辆维修费、油费、电话费、饭费、旅游费、给零花钱,为成员吸毒嫖娼买单,帮助成员赔偿违法犯罪活动相关医药费等费用;(4)该组织支持组织成员通过收购渔货、经营加油船等方式敛财。

(三)该组织从1999年形成以来,在曹某某、王某某及吕某某等直接指挥或授意指使下,以暴力、威胁或其他手段,有组织地多次进行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称霸一方。曹某某、王某某在石岛、龙须岛为组织人员统一租房居住,并以辽西公司**办、****码头等为窝点,存放大量刀斧、棍棒等凶器,对其他从事渔货买卖的同行、销售渔货的船主等人进行打砸、伤害和威胁,责令组织控制的收购船统一悬挂体现辽西公司威慑力的统一旗帜“龙旗”。通过多次有组织地进行故意伤害、敲诈勒索、寻衅滋事、强迫交易等违法犯罪活动,称霸一方。

(四)该组织通过实施大量违法犯罪活动,在辽宁省绥中县、荣成市**地区、******地区等处称霸一方,对**辽西籍、河北黄骅籍生产渔船及部分收购船的渔货产销行业形成非法控制,大肆盘剥渔民、欺压百姓、对不服从管理的渔民及同行鱼贩动辄暴力相向,严重破坏社会经济秩序,危害社会治安秩序,造成恶劣社会影响。许多被害人对曹某某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庞大势力感到十分恐惧,在受到该组织威胁恐吓、暴力侵害时,敢怒不敢言,也不敢报案,不敢正常主张自己的正当权利,往往忍气吞声,甚至是妥协“拿钱买平安”。

2003年10月14日晚,曹某某及张某某等人在荣成市*****歌厅唱歌时与渔船代理赵某某等人相遇,后赵某某到曹军所在包间内喝酒,双方因琐事发生争执。被告人富某甲及刘某某等人得知后持砍刀、陌凡博客军刺等工具赶到******歌厅,赵某某手下工人原某某、詹某某等人也闻讯赶到。曹某某指挥被告人富某甲及刘某某等人持刀捅刺原某某、詹某某等人,致原某某直肠断裂,其伤势构成重伤二级;尿道断裂,其伤势构成重伤二级;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其伤势构成轻伤二级;致詹某某受伤。

1、2003年5、6月份,孙某某到辽宁省绥中县**镇曹某某经营的***头收购巴蛸,因触犯曹某某组织利益,被告人富某甲及王某某等人持镐棒殴打孙某某,致孙某某头部、腿部受伤。孙某某因惧怕曹某某等人报复,辗转到外地多家医院进行治疗,并放弃收购巴蛸。

2、2004、2005年左右,在辽宁省绥中县**镇**附近“*****”店,孙某某因琐事同杨某某发生争执。孙某某的司机彭某某遂纠集曹某某前来帮忙。之后,在某某镇十字路口东路北一家烧烤店,曹某某、王某某及被告人富某甲等多人,将杨某某推进烧烤店房间内,王某某逼迫杨某某给曹某某下跪,杨某某不从,王某某遂对其拳脚殴打,被告人富某甲持刀将杨某某头部砍伤。

3、2008年9月份,王某某因向一南方客户索要鱼货款而与其发生争吵,南方客户告知曹某某引起曹某某的不满。曹军指使王某某、李某某等人去处理。王某某、李某某及被告人富某甲等人持砍刀、镐棒等工具到荣成市******市王某某办公室内,王某某用枪把将王某某的头部打伤。

4、2008年10月,曹军带领被告人富某甲及王某某、李某某到荣成市****码头看鱼货时,因李某甲看了曹某某一眼,两人发生争吵。曹某某遂指使被告人富某甲及王某某、李某某持刀等工具砍击李某甲,致李某甲头部受伤。

5、2011年9、10月份,林某某在荣成市****码头,因挪车一事与李某乙发生争吵,并扬言让李某乙等着,后将此事电话告知曹某某,曹某某指使安排王某某去处理。王某某纠集被告人富某甲陌凡博客等人到****,采用持三节棍击打、拳打脚踢等手段殴打李某乙,致李某乙头部等处受伤。

2018年至2019年期间,被告人富某乙明知其堂哥被告人富某甲涉嫌犯罪,仍多次为被告人富某甲提供资金,帮助其逃避公安机关追捕。案发后,被告人富某乙经公安机关电话传唤后到案。

本院认为,被告人富某甲积极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称霸一方;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重伤;寻衅滋事,破坏社会秩序,其行为分别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一款、第四款、第五款、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百九十三条,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富某乙明知是犯罪的人而为其提供财物帮助其逃匿,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一十条第一款,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窝藏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提起公诉,请依法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