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务公开统一标准规范 让民众真正有“获得感”

中国青年报客户端讯(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宁迪)财政预算、税收管理、保障性住房、医疗卫生......随着1月8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全面推进基层政务公开标准化规范化工作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未来,在许多政务事项上,地方政府的政务公开将有统一标准和规范。

推进基层政务公开标准化规范化,对于深陌凡博客化基层政务公开,加强基层行政权力监督制约,提升基层政府治理能力具有重要意义。2017年5月至2018年9月,全国已有100个县市区围绕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社会关注度高的26个领域,开展了试点工作。

此次的意见是在总结提炼试点成果的基础上出台的。意见提出,到2023年基本建成全国统一基层政务公开标准体系,覆盖基层政府行政权力运行全过程和政务服务全流程,基层政府政务公开工作机制、公开平台、专业队伍进一步健全完善。

2019年12月18日,李克强总理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强调,“政务公开是常态,不公开是例外”。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法治国情调研室主任、研究员吕艳滨看来,此次意见的提出意味着国家要进一步加大基层政务公开工作,提升公开成效,满足基层群众的知情需求。

吕艳滨发现,过去在政务公开上,虽然顶层有要求,但越到基层政务公开水平和力量越薄弱,越不知道公开什么。而今后把公开事项规范化标准化,将保证基层政务公开工作的持续稳定。未来,在此基础上可以再逐步推进上级单位的标准化和规范化问题。

基层政务工作与百姓切身利益密切相关。截至2019年6月底,全国共有县级行政区划单位2851个、乡级行政区划单位39955个。但基层也是当前推进政务公开工作的重点和难点,面临许多亟需解决的突出问题,需要进一步加强和改进。

基层政府要对照国务院部门指定的国土空间规划、重大建设项目、公共资源交易、财政预决算、安全生产、税收管理、征地补偿、保障性住房、环境保护、食品药品监管、就业创业等26个试点领域标准指引,结合本级政府权责清单和公共服务事项清单,全面梳理细化相关领域政务公开事项,于2020年底前完成本级政务公开事项标准目录,实行政务过程和结果全公开。同时,还对目录要包括的内容做出了规定。

在吕艳滨看来,无论是从税收管理、重大建设项目,还是到医疗卫生、户籍管理、就业创业,26个试点领域覆盖着满满的民生,是从群众实际需求着手,“过去政府虽然公开了很多信息,但有些信息没有关系到民众的切身利益”,政务公开也是一种供需关系的体现,从这些领域入手公开,让民众真正有“获得感”。

同时,针对目录的编制,吕艳滨注意到,意见中提出要因地制宜、实事求是,体现地区和领域特点,避免公开事项“一刀切”。也要求,国务院部门结合本部门主要职责,确定涉及基层政务公开的其他领域,围绕公开什么、由谁公开、在哪公开、如何公开等内容,于2021年底前编制完成相关领域基层政务公开标准指引。

这意味着,国家不仅给出了时间表,还给出了“规定动作”和“自选动作”。吕艳滨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地方政府在落实顶层设计中常见的问题就是容易“一刀切”,强调顶层设计,要求相关领域的国务院部门加强指导,编制标准指陌凡摄影集引,是给了一个基本要求,在此之上,各地应该考虑到经济、文化发展等不同情况,制定更适合本地区的政策。

“比如发达城市的居民,已经习惯用手机查询办理事务,但有的不发达地区,还依靠喇叭广播、看报纸等方式,如果都用同一个标准,发达地区显然觉得政策不够解渴。”吕艳滨进一步举例。

国家对于标准化的要求还深入了最基层。意见要求加大对村、居等基层组织政务公开的指导,以切实满足群众身边的政务公开需求。吕艳滨认为,梳理清单、明确标准,这对于规范基层的政务公开,防止一阵风、运动式的政务公开至关重要。

针对公开的方式方法,意见提出基层政府要构建发布、解读、回应有序衔接的政务公开工作格局,优化政府信息管理、信息发布、解读回应、依申请公开、公众参与等工作流程。

针对政府网站存在的建设分散、数据不通、使用不便等突出问题,提出推进基层政务公开平台规范化,县级政府门户网站作为政务公开第一平台,要集中发布本级政府及部门、乡镇(街道)应当主动公开的政府信息,开设统一的互动交流和在线办事入口;政务服务大厅等场所要设立政务公开专区。

意见的出台不仅要让基层亮出政务公开事项的“家底”时有标准规范可循,在一些行政决策上,也将听到更多的民意。

公众是参与决策公开的重要环节,也是搭建政府和公众沟通的重要桥梁。实践中,基层政府行政决策过程中公众参与的事项范围、参与程序等规定较为模糊,各地做法不尽一致,一定程度制约了公众参与制度效用的有效发挥。

意见提出了基层行政决策公众参与的基本要求,基层政府要明确公众参与的事项范围和方式,并向社会公开;对公共政策措施、公共建设项目,要采取多种方式,充分听取社会公众意见;完善利益相关方、群众代表、专家、媒体等列席政府有关会议制度。户外摄影

吕艳滨指出,国家早在四年前就提出实行重大决策预公开,扩大公众参与。但是一直以来,越是基层民众在这方面的感受越不明显,如今,决策者必须要对公众更加开放,这也是对决策能力和水平的巨大考验,“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要实现共建共治共享就是要让民众参与,这需要各地基层积极探索适合当地重大决策的公开方式和参与形式。”

为了更好地落实政务公开,意见后半部分也提出了保障措施,如加强组织领导、加强队伍建设和加强监督评价。

在加强队伍建设上,提出强化基层政务公开工作主管部门职责,明确工作机构和人员,确保基层政务公开工作有机构承担、有专人负责。同时,还要加大教育培训力度。

值得注意的是,提出明确政务公开工作机构和人员,并未硬性要求基层政府单独设立政务公开工作机构和增加工作人员。这意味着基层政府可以通过在现有其他工作机构上加挂政务公开工作机构牌子,在现有人员中明确负责政务公开工作的人员,确保政务公开工作有机构承担、事有人干,不需要另行增加机构和编制。

“对于基层来说,没有人专门负责政务公开,这项工作肯定缺乏连续性。”吕艳滨指出,通过培训可以提高基层工作人员的公开意识,特别是对领导干部的培训。但除了开大会式的培训,还可以探索用小范围的研讨和分析个案的方式来学习,要让培训的形式多样化,培训才能更有效果。(经济部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