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4名校园暴力亲历者自述:校园暴力远比你想

暴力这个词,无论被谈论多少次,都始终牵动着人们的神经;更可况“暴力”之前还有“校园”二字,这甚至成为了很多人不愿提起的痛。

再回顾之前我们发布过关于校园暴力的新闻(戳右边蓝字看详情→)《可怕的校园暴力!两个广西学生,一个被捅死,一个跳楼自杀……》,年轻生命的消逝令人叹息。

然而,对于校园暴力,如果没出人命,也许没有遭受过的人不以为意,说,「不就被欺负下嘛,大家不都是那么长大的吗?」可是,看着今天新闻的这些孩子们,因为校园暴力,人生的轨迹走向了深渊,还能轻松的说出「校园暴力不算什么」这种话吗?

更令人胆战心惊的是,校园暴力,从以前到现在,一直存在,不仅仅存在于现实,还存在于遭受过暴力的每一个人的心里。

校园暴力也并非单指肢体暴力行为,还有语言暴力、冷暴力等,有南宁圈友就曾爆料,她遭受到了冷暴力,并且认为这是导致她后半生和自己理想脱轨的重要原因。

我的名字是爸爸妈妈的姓氏加一个“欢”,意思是“爸爸妈妈都喜欢”,这个充满家人爱意的名字,却被恶毒的曲解用来羞辱我。

那时候我还在玉林读小学,因为我胸部发育得比较早,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班里的同学开始把我孤立起来,还嘲笑我名字很“淫荡”,老师上课念我的名字大家就哄堂大笑。

小学没多久,我最爱的爸爸去世了,我受到的欺凌也更甚了。同学开始丢我的书包,在我的课本上乱写乱画,抓虫子丢我笔盒里,指使我课间去小卖部帮他们跑腿买东西,大扫除也留我一个人做……只要我不愿意,他们就会说“难怪你没有爸爸”之类过分的话。这句话对我的打击,是双倍的。

当时我以为是我对同学不够好才会被他们欺负,所以家里有什么好吃的,我都会带来给同学们吃,可这样的举动在他们的眼里被看成“收买”,嘲笑和欺负来得更凶了…有男生甚至会对我动手动脚。

有一天我刚进教室,看到一个男生正在扔我的书,一气之下我冲过去推了那个男生一把,那个男生还手了,我当然打不过他,只有被打的份。后来老师赶到,把那个男生批评了一顿。

现在,我把名字改了。因为之后只要有人叫我,我都会不由自主地想起那段被校园暴力的日子。

最早我遭受的校园暴力就是因为一个老师,那时我在柳州念小学4年级,11岁,她是隔壁班的班主任,性格在我们看来是比较凶的,当时是因为学校选送市三好学生、优秀少先队员,他们班级的学生没有被选上,她就在来我们班上课的时候一直点我的名,而我当时并没有做什么违反课堂纪律的事情。

当时她说了一句让我至今记忆犹新的话:“学校看在你妈妈的面子上给了你很多荣誉,你一点都不值得。”

当时我那么小,哪里懂这些?整个人是懵的,可班里的同学从此以后就开始欺负我,说得最多的就是:“要不是因为你妈妈是老师,你才不会……”小学的时候大家都还比较单纯,就算欺负也是嘲笑啊起哄的类型,到了中学事态就升级了。

因为大家都是按照地段就近入学,我跟大多数小学同学一起到了同一所中学,甚至还有几个同班的,小学的事很快就被传得众所周知了。再加上当时我的学习不好,长得也比较胖,自然地就成了同学们捉弄的目标:

女生们会以男生的口吻写小纸条,趁我不注意塞我书桌里,然后嘲笑我;一个男生的课本不知道被谁写了个“贱”字,当时我从他身边走过去看了他一眼,他就认定是我写的,放学后在停车场堵我,拿扫把把我后脑勺打出了血。

最让我崩溃的是快要中考的时候,有一天我在教室里走,一个男生抬手打到了我屁股,当时我们两个脸色都很难看,他很夸张地说:

本来我心里就很忌惮他们,听到“砍死”这种威胁,我直接被他吓得崩溃大哭,回家就把这事告诉了爸妈,我爸听了很生气,报了警,还每天来接我放学。

小学和中学期间所遭受的大多数校园暴力,都默默地忍受了,一直到我上了大学以后,我才把这段因为老师——我妈同事引起的校园暴力,跟讲笑话一样告诉了我妈。

小欢和小何是不幸的,校园暴力在他们的人生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这个阴影或许会对他们看待社会或者为人处世的态度有所影响,但幸运的是她们或者在别人的帮助下,或者靠自己的努力最大程度地减少它的影响,现在都过着跟大家一样正常的人生。

小小年纪就学会欺凌、施暴的孩子,如果得不到家长、学校的正确引导,可能会在黑暗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甚至犯罪,危害社会;而那些长大一些认识到自己小时候犯错的孩子,也会有一个愧疚悔恨的心结。比如我现在坐我旁边的同事毛桃:

毛桃:高二的暑假我遇到了那个初二被我欺负然后转学的女生,她笑着跟我打了招呼……现在想想,我还挺佩服她的。

陌凡博客情还得从我初一的时候说起。初中我是在西安读的,我之前也一直是乖乖女,初一也是在我们学校所谓的“重点班”,因为性格比较开朗吧,我有很多外班的朋友,其中就有些是“小太妹”。

我爸妈对我管得很严,是不让我跟这些“坏孩子”交往的,但那时候处在叛逆期的我怎么可能听他们的。当时就觉得跟她们在一起可以“放飞自我”很开心,比“重点班”里面那些只知道读书学习的同学有趣多了,继而又通过她们认识了校外大我们一两岁的社会“大姐大”。从那以后就有一种自己很厉害很牛逼没人敢欺负的心理,开始去找一些自己看不顺眼的同学麻烦。

比如初二有个坐在我前面的女同学,当时就觉得她每次回自己的座位都会撞我的桌子,还把我放在桌子上的东西撞掉了好几次,前面几次我都提醒她了,她也跟我道了歉,可后面还是会撞,有一次我很生气地把她骂了一顿,她就哭着把这事告诉了班主任,班主任把我叫过办公室好一顿说。

我更不服气了,当天下午就叫上我的“太妹”姐妹们,放学后等她出校门把她拉到学校旁边打了一顿。过程就跟现在在网上流传的视频差不多吧,抓头发,扇巴掌,拿脚踹。

上了高中以后,眼界放宽了,心态成长了,就觉得初中的自己很傻X,认识的那群“朋友”也挺傻X的,就算见面也越来越聊不到一起,就不再联系了。还有是对当年自己欺负过的人越来越感到抱歉,意识到了自己的行为可能会给他们带来很深的伤害。

高中的时候,一天我在街上碰到了那个被我打了以后转学的前桌,当时我超级尴尬,虽然内心是十分想跟她道歉的,可又迟迟开不了口。反而是她,还笑着跟我打招呼。

初中某天体育课,班里有个长相比较成熟的女生,突然身子一扭跑掉了,她身后的大家发出了不太友善的嬉笑。

从那之后,她有了新的外号“梅毒”。男生嘲笑她,室内摄影女生也避讳她,我虽然不明所以,但为了合群,也跟着大家一起窃窃嘲笑。

很久之后我问同桌为什么会有这个外号,她才告诉我:校裤是白色的,那天她月经染红了裤子。

后来转学来一个男生,大家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地讨厌他,也给他起了个外号:人妖。甚至连老师都不太喜欢成绩差的他。有一次我们几个叫来一个男生把他打了,他妈妈来学校哭着找他,扎着双马尾的辫子,穿着土气,那一刻我心里五味杂陈。也许他家里也挺不容易的,而我们做这件事,其实没有什么原因,就是看他不爽。

当时的我有时是发动暴力是那一个,有时是被暴力的那一个,对,我也被我曾经的好朋友在教室当众扇过巴掌。在广西的这个五线城市,这些只是校园暴力的冰山一角。打人与被打,恐吓与被恐吓,认干哥哥,比势力……老土的剧情频繁上演直至我们毕业。

后来旧同学们又拉起了微信群,开始回忆过去,有人直接退了群直言和大家没有感情,我在群里一言不发。

当年被群嘲的女孩如今依然过着自己的生活,晒着自拍,被打的男生早已转学,不见踪影。我不清楚当年校园暴力的阴影是否对他们毫无影响,但对于早已是成年人的自己来说,我认为影响是潜在的。我擅用尖酸刻薄的言语伤害,在遇到问题的很多时候,想要用武力解决的欲望因子也仍在我体内蠢蠢欲动。

也许是还记得那种感觉,无论是哪种暴力,都可以让人不好受。我现在还时常想起那个画面:那个被叫做“人妖”的男生站在教室最后,老师说,今天教室卫生有问题被扣了分,因为他丢的一个纸团,所以大家每人搓一个纸团丢他。

13岁的时候,我在宾阳上初中,学校管理严格,所有学生都要住校。在一个周末的午后,我在隔壁的宿舍,目睹了极其不堪的一幕。

隔壁班有一个胖乎乎的男生,平时就经常受到同班同学的嘲笑、揶揄,在那个周末的午后,因为天气热,他光着上身,只穿一条短裤在床上午睡。平时经常欺负他的几个“坏孩子”,悄悄地把他的短裤褪下,拿了一块西瓜皮,在他的下体处摩擦。

记忆中,那位男生是一直处于熟睡状态的,即使被褪下短裤,即使下体被西瓜皮摩擦,他也一直保持着睡着的状态,任由那几个同学捉弄。现在想来,一个人在那种状态下,怎么可能是睡着的?!他既没有醉酒,也没有吃安眠药,也没有中毒昏迷,他只是在午睡,在这样的戏弄下,其实早就已经醒来!

但,他没有反抗。后来,那几个“坏孩子”把西瓜皮钻出一个洞,大小正好足够男同学的下体穿过。是的,他们就是这么做的。最后,这块西瓜皮“串”在那位男同学的下体上,几个“坏孩子”嘻嘻哈哈地离开了。

可怕的是,我目睹了这整个过程。更可怕的是,和我一样目睹这整个过程的,还有大约二十位同学,我们有的趴在窗户上看,有的就在男同学的床边观看。

我们之中曾有人出手制止或是出言反对吗?没有。我们只是看着,就像在看一出舞台剧。内心里,我们或许不认同这样的做法,但事实上,我们都是沉默的帮凶。

自述的这几位朋友,曾经深陷或现在依然深陷校园暴力影响,校园暴力带来的痛苦记忆还在被唤起,潜藏在环境中的隐患还未被消除。

校园暴力依然是正在发生的问题——而且不仅仅是在南宁,不仅仅是在广西,实际上全国各地院校均存在着校园暴力,包括世界上的美国,英国,日本这样的发达国家,重视和解决校园暴力是需要所有人的努力。

根据《青少年自护教育工作通用手册》,校园暴力最常见的是针对人身的暴力伤害,暴力伤害包含了故意伤害和故意杀人;校园暴力中的性侵、侵财犯罪各占12%。

我希望,这些数据,能够逐年下降,甚至消失。毕竟,我也不希望我的孩子以后遇到这样的校园暴力。

如果家庭或者社会给了孩子坏的示范,是非辨别力没有那么强的孩子可能会把它转移到校园里,而老师没有及时发现、正确管理,同学们面对校园暴力也不敢发声的话,施暴者的行为就会越来越过激,受害者的伤害也会越来越严重。

而已经长大成人的我们或多或少都遭遇过校园暴力,校园暴力的伤痛伴随一生是可怕的,更可怕的是,我们很多人都不知道如何正确面对校园暴力、面对校园暴力带来的伤痛,更加糟糕的是,我们还会带着这些伤痛和无措、误解去影响我们(未来)的孩子。

为人父母之后的我们能够及时的给予孩子教育和帮助,如果他们遭受校园暴力,及时的心理疏导可以避免留下阴影或是让他们变成下一个施暴者。

曾经施暴的朋友,通过改变,投身于反对校园暴力中,并将这样的观念普及到身边的每一个人。

当然这都只是美好的希望,能否做到将暴力的发生以及暴力的伤害降至最低,还需要很长久的共同努力。

“记住,你们或许已在创造着某种永恒。你们每天所做的事情中,有一些立即就会后悔,有一些却有穿越几十年的重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