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愈者口述:确诊后12天 我如何战胜新冠病毒

新冠病毒肆虐,与此同时有不少患者经过医护人员的治疗最终出院。湖北武汉市青山区48岁市民翁兰(化名)便是其中之一。

翁兰1月12日感冒,输液两天无效后,开始畏冷、发热、身体无力。她14日到武户外摄影汉市普仁医院治疗。1月18日下午,作为疑似病例的她等来一个床位。1月20日,翁兰被确诊为新冠肺炎。从此,她开始与新冠病毒作斗争。

在隔离病房里,伴随她的,不仅有病毒带来的恐惧、病友的痛疼唏嘘,更有家人一遍一遍的鼓励,医护人员精心治疗和家人式的陪伴以及暗下决心战胜病魔的自己。

最初,翁兰的身体每况愈下。1月21日,她呼吸困难、喘得厉害。在医生的鼓励下,她咬咬牙告诉自己要坚强。此后,她每天下床“走动走动”,在呼吸不畅的情况,从最初走10分钟,到20分钟,到坚持30分钟以上。渐渐地,她发现呼吸畅快了,身体也在好转。

说到医护人员,翁兰连说多句“他们真的很辛苦”和“谢谢”。这段日子,医生护士们总对她说“会尽心尽力治疗”,还常鼓励她“是最听话的病人”、“将成为普仁医院第一个出院的”。

2月1日(正月初八),翁兰战胜新冠病毒出院。2月4日晚,翁兰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口述她在确诊后的12天里如何与新冠病毒斗争。

1月12日,我开始感冒,当时没想到会感染新冠病毒,我就在社区医院输液治疗。两天后,身体不仅不见好,反而开始畏冷,更难受。1月14日,老公带我去武汉市普仁医院检查,发现已经烧到了38.5摄氏度。于是,我在医院治疗,做了登记,等待床位。

1月18日下午,我住进了医院感染科的一间病房里,两张床。1月20日那天,医生给我做了核酸检测,阳性。当时他们没把结果告诉我,我老公宽慰我说,我没感染新冠肺炎,是一般肺炎而已,让我不要怕。

那时我天真的以为我得的不是新冠肺炎。治疗的前几天,我一直对给我治疗的程医生吵闹着要回家。我说我住够了,我好害怕,让我回家吧。

此前一直很和善的程医室内摄影生这时有点生气了,对我说“不想把病毒传染给家人,就在医院好好治疗。害怕也要坚持。”那时,我才知道,原来我得的就是新冠肺炎。

1月14日到18日,虽然我一直输液,但是身体一直不见好转,不仅没有退烧,还头疼、骨头疼。我连一点食欲都没有,那几天里,我几乎没有进食。

还好当时有老公鼓励我。他跟我说,一定要吃饭,如果不吃饭,就没有免疫力,就没办法战胜病毒。慢慢地,我逐渐开始艰难地吃些饭菜。1月19日,我退烧了。

病毒好像跟我过不去。1月21日,我开始呼吸困难、喘得厉害。程医生见我状态不太好,就带我去做CT检测。结果显示,我肺部感染扩大了。

最初住进病房,我还可以去楼下走一走、散散步。后来,病人通道被封了,无法下楼,以前这里有个挺长的走道,也封了。家属不再能送饭、探视。我所在的病房被隔离了。

好几个深夜里,我都做好了准备,给老公、儿子、父母都录制一段视频当做遗嘱,把心里想说的话说出来。

住院后,我按照医嘱,坚持服用感冒药,还有一些提高免疫力的药物。此外,每天坚持输液,早上输入六七瓶药水,晚上再输两瓶。呼吸不畅时,医生就给我带上“氧气管”。

有一天,我喘得实在厉害,无法呼吸。程医生说,实在不行,就要给我上呼吸机了。我一听“呼吸机”三个字,心里怕极了。我想,上了呼吸机,是不是就代表病情很严重?我暗暗跟自己说,坚强些,一定不能上呼吸机。

就这样,在呼吸困难的情况下,我挣扎着下床,去走动走动。每走一步,都是煎熬,都很难受。我慢慢地走了大概10分钟,回到床上休息。第二天,我给自己定了个目标:今天走20分钟;第三天走30分钟。

家属不能送饭后,医院派专人往隔离病房送饭,都是免费的。早餐有粥、鸡蛋、包子;中餐有冬瓜烧肉末、胡萝卜烧羊肉等各类菜品;晚餐有牛肉面等等。

老公担心我不好好吃饭,每天打电话来叮嘱我说,只要你能吃饭,免疫力就好,就能战胜病毒。他一天给我打七八个电话,给我带来的都是正能量的信息,以此鼓励我。

被隔离在病房里,我也经常听闻一些重症病房的病人情况。当时我又给自己下了目标,坚决不能让自己进重症病房!

我每天看网上钟南山教授的叮嘱,以及歌手韩红发的为我们加油的内容,心里暗示自己“我肯定会好的,一定会好的”。

朝着这个目标,我让自己吃好喝好,渐渐地睡眠也好了,再也不会整夜整夜睡不着了。同时,我还坚持运动,偶尔去晒晒太阳,觉得又有希望了。

在隔离病房里,除了隔壁床的病友,每天接触最多的就是医护人员。我能康复,全靠了医护人员的治疗和精神鼓励。他们真的很辛苦,我很感谢他们,也由衷地佩服他们。

我看新闻才得知,新冠病毒的传染力原来那么强。每天递增的感染人数,让人害怕,但是医生和护士们好像都不怕,他们零距离接触我们,尽心尽力地为我们治疗,我打心眼儿里敬佩。

有一次,我问程医生“不害怕吗”,他笑了笑说“没时间害怕”。我几乎每天都会见到程医生来病房,这么多天,他好像一天都没休息过。

程医生总是夸我。我每次下床“运动”,程医生就乐呵呵地说“你是我最听话的病人”。后来,我的状态逐渐转好,程医生见到我就说“你即将成为普仁医院第一个出院的(新冠肺炎患者)”户外摄影。听医生说这话,我战胜病魔的信心倍增。

从住院到出院,我都没见到医护人员长啥样。他们每天穿得厚厚的进来病房,护士们经常打趣说,“你们还怕冷,我们每次脱掉衣服,一身的汗”。护士们在病房里,一直都是来回跑的状态。太多病人需要照顾,有人要输液,有人要喂饭,还有的病人上厕所也要护士帮忙。

有一件事,我特别感动。那天夜里,隔壁床的老太太吵着闹着说想女儿。一个小护士进来,拉着老人的手说,“我就是你女儿,有我们在这陪着你呢”,我看到这一幕,心里觉得很温暖。

护士胡元英,每日三餐都会耐心地问我们想吃什么饭,是饺子还是牛肉面。她要照顾那么多病人,还这么耐心,得多不容易呀!有几次,她见我和隔离床病友没吃饭,赶紧询问我们,又拿来零食对我们说:一定要吃,吃了才有劲跟病抗争,家人都等着你们快点回家。

“你真的挺不错呀!”1月29日(正月初五),程医生看着我的CT检测影片,一边点头一边对我说。随后,他说等做两次核酸检测,转阴了就可以出院了。

我把手机落下了,回去拿的时候,正好碰到了程医生。他笑着问我怎么还没走,我打趣道好舍不得他。

武汉人民还是很棒的。医护人员和志愿者都奋战在抗击疫情的一线。社会各界的爱心人士都在帮助武汉,给我们捐钱捐物,都是好样的!

还有很多感染了新冠肺炎的病友躺在医院里,你们一定要配合医护人员的治疗。心理和精神状态很重要,要打起精神、振作起来,要有战胜病魔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