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师苏鹏廷:风光摄影的艰苦痛并快乐,那些经历让人眼眶湿润

原名:苏鹏廷,四川人,活跃于四川及中国西部;事业单位工作,视觉中国500PX签约摄影师;摄影方向:极致风光、人文纪实;对摄影的感悟:如果你拍得不够好 ,那是因为你靠得不够近 — 卡帕常用摄影器材:佳能5D3 及其大三元

我拍摄的领域很多,只是共同点都是我在旅行中的所见所闻所感罢了。我喜欢记录人们的生活状态,捕捉各式各样的人文风情;喜欢旅行的风光摄影,喜欢那种投身大自然中拥有的积极的态度。很多时候我都会把自己置身于摄影,或者旅途中,忘记周围的一切。

就像2016年10月,我和一行人驱车去帕米尔高原河谷深处的大同乡,遇见中国的欧罗巴塔吉克族,旅途很艰辛,但也挺有趣挺难忘。

你无法想象,我们驱车经过的那一条路,是怎样的灰尘漫天崎岖不平,沿途全是碎石头路,只能用每小时二三十公里的速度行驶,开快了一不小心轮胎就会被石头扎破。离我们的出发地塔什库尔干只有几十公里的路程,我们足足用了十几个小时。而这十几个小时内我们也只看到了三五辆车在行驶。到达后,才知道那里实在是太偏僻,没有旅店,最后在边防武警驻扎地了解到,当地乡政府才有唯一的住宿,由于时间太晚小卖部也关门了,我们只能吃带去的干粮。

凑合着过了一晚,第二天一早起来在小村子里四处走了下,无意间来到一个塔吉克族人的住宅,此人家里有个9岁的小姑娘,名叫玛热吾丽,在塔什库尔干县读小学四年级,掌握四门语言(汉语,塔吉克语,英语,维吾尔语)。小姑娘个性非常开朗,她妈妈听不懂普通话,全靠她翻译。这幅图是在他们的土窑房子里拍摄的,她妈妈知道我要拍照,专门去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还在衣服上别了一颗共产党的徽章。在小姑娘给她妈妈倒来一壶水洗手的时候,我觉得这是一个很美好的瞬间,就迅速按下快门,这样的抓拍比我之前遇到的所有摆拍都要来得更有意义。玛热吾丽还告诉我们,这里的人每次出去都要经过10个多小时碎石山路的颠簸车程才能去到附近的县城,非常难。所幸的是得益于国家的精准扶贫政策,现在他们已经搬到了土窑旁的新房子住,生活得到了很大的改善。

这是一次纪实摄影,虽然一路很艰苦,但是这次经历却是弥足珍贵的。我一路寻觅至此,遇见不同的人群和看见不同的生活方式,目睹了这些贫困地区的人们在扶贫前后的生活变化。这些天的见闻似乎全都汇聚在心中,酝酿出一种的感受,或许这就是旅行和摄影的魅力吧。

我没有固定的风格,还原真实见到的现场即可,偶尔会加入提升现场的创意。专注于风光和纪实类,风光更多的是自然风光,真实的,立体的,特点是画风干净大气明快。纪实类除了拍摄人文的风俗外,更多的是真实地表现出当时现场人的生活状态,曾经拍摄过糖水人像,觉得还挺好玩的。

摄影理念就是:欢创造新东西,自我感觉摄影之路挺难的,相信有人跟我一样的感受,这是一个普及摄影的时代,拍得好的人很多,出类拔萃不容易。

对于我来说,摄影不在时间多久经历多久,而在于创造力。创造力来源于学习和自信,至于经历也会有。学习让我能获得很多的灵感,我觉得对于我而言自信是一个很重要的创作动力。当我们去著名景点的时候很容易陷入只拍“标准照“的模式,而当你有足够的自信和能力的时候,就会抛开原有的束缚,去发现去探索,去创作出全新的与众不同的角度。比如拍泰姬陵的时候,大部分人第一感觉就是在正对面拍常规的对称照,而我选择在河对面拍,这样可以展示出泰姬陵的另一面,从而产生不一样的效果。

我小时候就喜欢平面绘画什么的,后来很羡慕别人能拍照和设计广告,以前喜欢被拍,高中开始就用傻瓜相机拍学校,同学什么的。在2012年开始慢慢有接触和学习单反的机会,后来就走上了摄影的路,开始做自己一直喜欢的事情。

除了摄影我还喜欢设计领域的东西,电影,主机游戏。我觉得可以通过这些获得一些创意和技术上的灵感支持。

拍摄过程中,对于我而言,我觉得最难的是一个人的能力范围。因为我很多时候都是没有结伴摄友,所以一个人冬季自驾新疆,一个人自驾大连扫海,一个人赶客车拍摄川西甘南环线。因为是一个人,没有人相互帮助,有些地方一个人就不敢去,或者去的时候无法放开拍摄,遗失很多精彩图片,这是拍摄最大的难点和遗憾。我希望能认识更多的全国摄友,能和大家结伴。

国内去过很多个地方,大半个中国。国外目前还不多,但印象深刻。特别是意大利多洛米蒂山那次。我在威尼斯租车自驾,沿途的美景让人流连忘返。由于语言交流较费劲,白天的时间就马不停蹄的赶往拍摄地踩点,第二天凌晨又点着灯外出拍摄。特是在山峰山的两天,由于进入淡季阶段山里旅店全部关闭了。我每天只能凌晨三点起床,往返14km的碎石路步行去赶清晨。第二天再重复的拍摄。去意大利多洛米蒂山的那几天,多次累倒在路边随时停车睡觉,直到旁边大货车开过的震动才把我惊醒。这次拍到了很多好照片,这些艰苦就可以释怀一点。另外不可缺少的是每天负责所有翻译和生活打理的同伴小魏。我觉得风光摄影的艰苦痛并快乐,回来很久后,看到那些照片想起那些经历都让人眼眶湿润。

这幅图吧,我叫他大洋之火,是天空中云层中爆发的打雷现象。拍摄于广西涠洲岛。那天我拍摄完日落后,骑着摩托车往回赶,远处天空出现了闪电,我觉得这应该是个极好的机会。我往打雷的位置骑了过去,觉得前景单一,不如就把村道作为引导线,我架起了三脚架。对着云朵,拍了很多张,接着对地面拍摄,最后等待有车从我旁边划过,划出一道光轨。至于后期,我都是最大程度还原现场,我分别调试了地面的亮度,然后把拍摄的天空进行堆栈,然后将天地进行无缝合成,还原当时的现场。

六年来的学习和实践,让我越来越对摄影有了更加浓厚的兴趣,摄影的路还很长很宽,希望自己能拍出更多独特的风光视角,更多的创作出深度的纪实故事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