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个角度理解中国历史很值得读的一本书

中国古人记录、研究和评价历史有一套自己的做法和标准。这在古代是非常先进和实用的。

但是,从1840年以来,中国各方面受到了西方文化的强烈冲击,中国人不止要在科技、经济、军事等方面赶上西方,在历史研究方面也要与时俱进,争取赶上西方。

中国人的历史研究比较孤立,侧重于研究本国历史,对西方历史的了解比较少,而且缺乏中国史和世界史联系的研究。比如,中国中学生的历史教材分为中国史和世界史,两者几乎没啥联系,缺乏比较。这样做是什么后果呢?

比如,说的秦始皇,中学生就会认为是暴君,说到宋朝就是积贫积弱,说到明朝就是君主专制和黑暗。其实呢,如果和世界史比较你就会发现,秦始皇作为首个统一中国的人物,中国又是最早的且世界唯一持续几千年的统一国家。从这个意义上讲,秦始皇开创了人类的先河,是无可争议的世界第一伟人。什么凯撒、拿破仑、彼得大帝、华盛顿连给秦始皇提鞋都不配。

宋朝虽然有不足,但宋朝却是当时的世界第一。当时的西方都远远不如我大宋。后世的不肖子孙把这个世界第一骂得狗血喷头,却把同时期的西方夸上天也是很好笑。

有人可能会说,中学生学业紧张,没有时间了解这些,他们长大后就会知道了。此言差矣,大多数人大学学的不是历史,毕业工作后更没有学习历史的时间,这导致多数人对中国历史的认识一辈子基本停留在中学阶段。所以说,中国的中学历史教科书还是要改进的。历史教科书编者偷一点懒,中国历史直接被骂惨。

这本书从中国与游牧民族的关系,中国与世界的关系两方面写了中国从古至今的历史。这本书的创举就在于没有孤立的写中国史,也没有孤立的写游牧民族史和西方史,而是把三者有机结合起来,三者相互作用才让中国历史呈现了这样的面目。

商朝人认为他们是“天命所归”的民族,处处高人一等,把周边的夷狄民族不当人,总是四处征伐获得的奴隶用来祭祀。这些受压迫的民族在周人的领导下推翻了商朝,建立了周朝。

周朝创造性地提出“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也就是天下人,包括所有民族,都是周天子的臣民。周朝的这一理念比商朝人的先进多了,让夷狄更能接受。

春秋战国时期是封建制的解体,中央集权大一统国家的建立。汉朝时期,地方豪族(门阀)兴起,直到唐宋时期才彻底打破豪族社会。

汉朝时,游牧民族也实现了崛起。从此,游牧民族与农耕民族的斗争就成为中国历史的主线。

汉人的儒家文化依赖于人口稠密的农耕社会,一到地广人稀的草原,只要一代人的时间儒家文化就荡然无存。军队也无法长期在草原驻扎。

相反,游牧民族入主中原后,却可以同时统治农耕地区和草原地区。比如北魏、辽、金、元、清。游牧民族和农耕民族是在斗争中相互促进发展的,两大民族也有很多文化融合。

民国继承了清朝的法统和领土,却始终无法走向富民复兴。因为中国必须以一个整体与对世界对接,否则的话,沿海地区的利益和内陆地区的利益根本不一致,各阶层利益也不一致,必须要重新统一。

1949年以后,中国重新以一个整体参与国际竞争,尤其是最近几十年,凭借低廉的土地价格和较高的劳动力素质承接了大量产业转移,终于重新崛起,成为了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枢纽”。

这部书的叙述太过于宏大,我一篇文章很难讲得好,只能推荐大家去看书本了。读完以后会对中国历史有一个全新的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