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蒂电器IPO的五大隐忧

常州市凯迪电器股份有限公司主要从事线性驱动系统的研发、生产与销售,集技术研发、产品开发、生产制造。此次拟公开发行股票数量不超过1250万股,占发行后股本比例不低于25%,拟于上交所主板上市,保荐机构为中信建投。凯迪股份此次拟使用募集资金151625.56万元,本次募资拟用于现行驱动系统生产基地及研发中心建设项目、办公家具智能推杆项目、补充流动资金等

财务数据显示,公司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上半年实现营收5.64亿元、8.33亿元、11.38亿元、5.72亿元;同期对应的净利润分别为1.63亿元、1.47亿元、2.61亿元、1.02亿元。

富凯IPO财经查阅招股书发现,在凯迪电器近两年营收高速增长下,其应收账款也在不断增加中。2015年至2018年上半年,应收账款分别达到9193.78万元、1.24亿元、1.94亿元和2.02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23.15%、21.98%、23.28%和36.64%,应收账款占比并不低且有增长趋势,凸显公司持续业绩增长更多地体现为纸上富贵

不仅如此,凯迪电器2018年上半年的应收账款占流动资产比重还高达26.01%,在应收巨额挂账下,其应收账款的周转率要远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富凯IPO财经查阅招股书发现,,凯迪电器毛利率也呈现出下滑态势。2016年至2018年上半年,凯迪电器毛利率为45.90%、39.87%和39.81%,对于毛利率的波动,招股书中的解释是由于原材料价格的变化以及汇率的影响。而凯迪电器2016年至2018年外销占比为54.07%、54.82%和49.44%,充分说明公司高占比的出口业务确实是受到了汇率波动影响的。

数据显示,在这几年中,公司因汇率变动产生的损益为-1273.40万元、713.31万元、-509.24万元。值得注意的是,公司的出口业务还受到了贸易摩擦的影响,在2016年至2018年上半年期间,公司出口美国的销售收入为1.65亿元、2.12亿元和1.22亿元,占营收比例分别为29.18%、25.45%和22.16%,数据占比情况说明美国市场对于公司经营业绩是有很重要影响性的,但不幸的是,招股书还披露,公司出口美国的产品均在加征关税清单之列。

富凯IPO财经查阅资产负债表,凯迪电器2017年年末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合计有20500.64万元、坏账准备有1098.32万元,两个项目合计比期初金额仅新增了7516.23万元。显然,这一结果要远远小于前述的14671.53万元的理论债权,差值达到了7155.31万元,也就是说,公司还有7155.31万元的含税营收在2017年既没有获得现金流入,也没有形成经营性债权。这一差异也不排除是凯迪股份使用了应收票据背书转让支付造成的,但令人不解的是,若真的存在如此大额的票据背书贴现,那为何招股书中却对此只字未提呢?

富凯IPO财经对于销售费用中的运输费用同样不解。2015年至2018年上半年,凯迪电器运费分别为840.08万元、1386.89万元、1808.13万元和1121.81万元。2016年、2017年运费增速分别为65.09%、30.37%,与同期营收增速对比,2017年营收增速超过2016年5个百分点,然而运费的增速却不敌2016年的一半。

需要注意的是,公司的主要产品为线性驱动系统产品,照常理其运输费用应与对外销售情况高度正相关的,而2017年营收增速却与运输费用增速存在不配比的情况,再考虑到2017年营业收入方面财务数据勾稽差异高达7155.31万元的情况,则进一步说明该公司2017年的营业收入是有虚增嫌疑的。

凯迪电器是典型的家族型企业,周殊程、周荣清及周林玉一家三口为凯迪电器的实际控制人,三人在此次发行前合计直接、间接控制该公司100%的股份。且三人在公司中均担任要职,其中周殊程担任公司董事兼总经理,周荣清担任公司董事长,周林玉担任公司董事。招股书显示,该公司存在因控制权较为集中而损害中小股东利益的风险。如果实际控制人利用其控股比例优势,通过投票表决的方式对公司重大经营决策施加影响,从事有损于公司利益的活动,将会对该公司和其他投资者的利益造成不利影响。而在整体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后,该公司董事和高管人员的变动次数多达10次。

有媒体称,出于对公司决策和经营持续性、稳定性的考虑,“发行人近三年董事、高管是否发生重大变化”一直是证监会对想要在主板上市的公司较为普遍的关注点。虽然对于何为“重大变化”并无明确规定,但该公司报告期内频繁的人事变动难免会引来证监会的关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