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阳智能定增60亿两大谜题:底价高出股价40% 股东减持12%股份压力山大

原标题:定增60亿两大谜题:底价高出股价40% 股东减持12%股份压力山大 来源:电鳗快报

至少从目前的情形看,明阳智能(601615)的定增计划面临两大难题。根据该公司本次增发方案计算,增发底价应该不低于14.5元/股,而当前股价10.25元;2月份两家股东拟分别减持不超过总股本6%的股份合计12%,而目前减持计划还在进行中。

4月8日晚间,明阳智能披露2020年非公开发行预案,拟募集不超过60亿元资金,扣除发行费用后用于投向10MW级海上漂浮式风机设计研发项目、汕尾海洋工程基地(陆丰)项目明阳智能海上风电产业园工程、北京洁源山东菏泽市单县东沟河一期(50MW)风电项目、平乐白蔑风电场工程项目、明阳新县七龙山风电项目、新县红柳100MW风电项目、北京洁源青铜峡市峡口风电项目、混合塔架生产基地建设项目以及偿还银行贷款,总共9个募投项目。

其中,明阳智能海上风电产业园工程项目总投资25亿元,拟使用募集资金16.26亿元,偿还银行贷款14亿元,这两个募投方向合计使用募集资金超过30亿元,占到募资总规模的50%以上。

本次募资锁定期6个月,相对较短,但从具体方案来看,明阳智能的这次定增“面包”不那么好吃。

《电鳗快报》注意到,根据披露方案,明阳智能本次非公开发行的股份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30%,即发行股份不超过41391.6713万股,以募资60亿元计算,本次非公开发行的价格应该不低于14.5元/股。

截至4月8日收盘,明阳智能股价10.24元,上述计算出的增发价高出股价足足41.6%,定增市场会有投资者买单吗?公布这个增发预案难道是为了拉升股价?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募资总规模可以不到60亿元,但是如果这样,做为一家上市公司抛出的这个方案就太不严谨了。

《电鳗快报》进一步研究发现,本次定增的9个募投方向中,8个为主营业务项目投资,该8个项目的总投资规模为64亿元,拟使用募集资金45.43亿元,如果不考虑偿还银行资金,这或许为本次募资成功留有余地。

本次发行前,明阳智能实际控制人张传卫、吴玲、张瑞通过能投集团、中山瑞信、中山博创、WiserTyson、FirstBase、Keycorp合计持有公司30.95%股份。本次发行后,能投集团、中山瑞信、中山博创、WiserTyson、FirstBase、Keycorp合计持股占发行后总股本比例预计不低于23.81%,仍是该公司的控股股东,张传卫、吴玲、张瑞仍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因此,本次发行不会导致该公司的控制权发生变化。

控制权减弱的同时,该公司的股份进一步分散,而IPO前持股的两大股东正在进行6%股份的减持计划,这让明阳智能本次的定增计划再次蒙上阴影。

明阳智能于2019年1月23日上市,2020年1月23日部分股东的限售股解禁。根据明阳智能2月4日的公告披露,有两家股东拟进行减持,减持股份不超过总股本的6%。

其中,股东靖安洪大招昆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靖安洪大”)持有明阳智能股份2.3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6.69%;广州蕙富凯乐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蕙富凯乐”)持有公司股份1.65亿股,占明阳智能总股本的11.99%。两家股东拟在减持计划公开披露之日(2月4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通过集合竞价及大宗交易方式,分别减持股份不超过8278.3342万股,占明阳智能总股本的6%。

2016年、2017年、2018年和2019年1-9月,明阳智能分别实现营业收入652036.45万元、529819.89万元、690214.72万元和721028.29万元,毛利分别为168666.35万元、140810.69万元、173121.20万元、和64084.76万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31543.71万元、35603.97万元、42596.65万元和51361.06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3972.15万元、28552.34万元、31386.94万元和44748.11万元。

2019年业绩将更加靓丽。根据业绩预增公告,明阳智能预计2019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1亿元到7.3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将增加43.20%到71.37%;预计2019年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5.4亿元到6.4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将增加72.05%到103.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