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记疫|欧阳小洁:武汉散发出一种正在愈合的烟火气

都说武汉人“不服周”,意思是在遇到不服气和不甘心的事情时,武汉人会展现出一种韧性和反叛精神,不愿服输。小时候“不服周”挨打,长大后“不服周”挨打和闯出名堂的几率,却是对半开。有人说这是武汉人的江湖气,但武汉人觉得,这是一种骨气。

武汉人身在疫情“风暴之眼”,克服重重困难,用尽全力把已经变样的生活拉回“如常”。如果输给病毒,武汉人会不甘心,不服气,这就是“不服周”。面对这样一次,除了不出门,啥努力都做不了的“假期”,这种“不服周”天性,也不会让武汉人,以及为武汉努力着的所有人歇着。于是新闻上,我会看到一线人员的无畏,快递小哥汪勇的韧性,自发组织团购的坚强,以及很多很多中国速度,人情小事所带来的感动。当然,我作为武汉人也是这“不服周”的一员,有着我自己的“倔”,健康地活着和拍照,不能输给病毒。

3月14日,武汉硚口区,头戴写有keep calm and love(保持平静和热爱)字样帽子的老人;

3月17日,武汉硚口区,头戴写有“不弃”字样帽子的老人前来社区临时搭建的物资登记处上报自我身体情况。

Q: 介绍你在疫情期间拍摄到自己最喜欢的一张照片,你是怎么拍下它的,这张照片你想告诉读者什么?

A:到目前为止,我拍摄到最喜欢的一张照片是在长江边录制视频的唱跳女团。四月中旬的一个下午,机缘巧合碰到一个女团在江边唱跳青春有你2主题曲《yes OK》并进行视频录制,从拍摄的规格和女团的装扮来看可以推断预算不高。让我内心震撼的是她们都没有戴口罩,从人数和距离上来说,有点聚集并脱离安全距离了。为了录制视频,她们将这支舞跳了一遍又一遍,她们是我看了这么久的压抑画面之后,第一次看到了城市的活力和元气。这张照片我想告诉读者的信息很简单:人们开始走上街头,武汉,真的回来了。

Q:从照片中能感受到你是一个明快的人,对色彩很敏感,运用的也很好,武汉的至暗时刻让很多人遭遇“时代中一颗灰尘落到每个人身上都是一座山”的沉闷压抑,但是在你的照片中几乎并不特别传递出那种气氛,即便面对“殡仪服务中心”,为什么?

A:从疫情对城市和武汉人的打击来说,整体氛围当然是黑暗且压抑的。但从城市表面来看,每个小区外围用于社区防控的围挡颜色都不一样,有黄色、蓝色、绿色等,颜色反而比疫情爆发之前更为明快。不仅如此,武汉人也在用自己的方式应对疫情,无论是穿红色高跟靴下楼买鸡蛋的女人,还是用电动轮椅每天下楼遛弯的奶奶,或者是穿着橘色雨衣很认真地对待自己水果店的老板,骨子里有一种无畏,和对生活如常的期冀。我看到这座城市的色彩,可能也是因为我曾在绝境之中,渴望看到一点不一样的东西,这是我骨子里作为武汉人的乐观吧。

4月4日,武汉丰美路露天菜市场前,附近居民前来选购生鲜菜品。由于附近的室内生鲜市场消杀工作尚未完工,不少生鲜摊贩仍在室外进行经营活动。

A:最直观的感受是城市不再是空城,武汉人重新回到武汉街头。当人们又走动起来,日子也真实地流动起来,整个城市散发出一种正在愈合的烟火气。

A:对人群的恐惧,对生存的焦虑。很多口罩底下甚至是毫无情绪的,他们只是单纯地继续生活。

Q:你作为一个武汉人,经历了武汉封城时间,你(或者你们)有没有绝望至极的那一刻?然后随着疫情形势逐渐向好,你又是在哪一刻感受到希望将至?

A:最绝望的时刻可能是2月13日,根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官方网站消息,2月12日0—24时,湖北新增确诊病例14840例(武汉13436例),虽然对于数字有所预估,但真看到这个官方数字发出来的时候还是感到腿软,我知道这个数字里一定是有很多人离我很近的。我有查看所住小区附近确诊人数和疫情风险级别的习惯,每次看到周围的数据,都会觉得病毒离我太近太近了。

感到希望将至的时刻是援鄂医疗队陆续撤离武汉的时候。最早看到这样的信息是3月1日,从媒体老师的朋友圈里看到部分山东医疗队的医生启程回家了。那个时候觉得武汉要好起来了。

A:对很多人来说,武汉是疫情的风暴中心,是新闻媒体的火热选题和爆款候选,但对我来说,这里就是我的家。在多数时间里我并没有很强烈地感受到正处于历史时刻,我能做到的跟我疫情之前能做到的差不多,就是工作之余记录一下这座城市常被人忽视的点滴,大时代的小瞬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