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陉矿区摄影师跑遍60多个村庄 用镜头记录千余个“抗疫”瞬间

57岁的王惠良是井陉矿区人,担任着井陉县摄影家协会理事,是井陉和井陉矿区两地小有名气的摄影师。自从疫情发生后,他身背相机历经艰辛,踏遍井陉和井陉矿区的60多个村庄,拍摄了千余幅珍贵的“抗疫”作品。

春节前,王惠良把心爱的“佳能”相机,擦的一尘不染;又把125型摩托车检查了好几遍,为拍摄春节民俗做好全面准备。没有想到,疫情突然发生,打乱了王惠良拍摄春节民俗的计划。他立刻报名当起了志愿者,戴着鲜红的“值勤”袖标,值守在村口疫情防控检查站。后来,他又手提装满84消毒液的喷壶,参加了井陉矿区的消毒突击队。他连续奋战两个多月,每天都是身背相机,一边参加防疫抗疫,一边拍摄身边的抗疫镜头。

后来村庄解封了,他便开始骑着摩托车外出拍摄。每天上午八点,王惠良身背相机,在后备箱里装上几个馒头,用“雪碧”瓶装满饮用水,骑上摩托车就出发了。他的足迹遍布井陉县35个村和井陉矿区28个村。各个村庄虽然解封,但是依然不许外人进村。每到村庄,他都是严戴口罩,自觉待在村口,以村口的疫情防控检查站为背景,给身穿红背心的志愿者们拍照;又以鲜红的党旗做背景,给戴着“值勤”袖标的党员先锋队,拍摄照片。

王惠良对于井陉和井陉矿区十分熟悉,朋友又多,许多村子都有他的好友。但是疫情期间,他不能进村,也不能与朋友见面,沿途的饭店都停业了,这给王惠良造成极大困难。中午,他独自蹲在村边,摘下口罩来,把自带的水和干粮,放在路边石头上,啃几口馒头,喝几口自带水,就是一顿午餐。吃完午饭,他嘿嘿一笑说:疫情时期,没法讲究,不饿就行了。

有一次,他要骑车到井陉县青石岭村拍摄,必须经过赵村铺村的主街道穿村而过,才能到达青石岭村。而赵村铺村几个村口,都设有疫情防控检查站,有许多村民坚守路口。王惠良自想办法,他仗着自己熟悉地理,只能骑摩托车从庄稼地里走小路绕行。在田野里遇到断头路无法骑行时,他只好把摩托车连推带搬才能通过。这样,本来10分钟的骑车路程,他绕过来绕过去,竟然耗用了一个小时。说起这段经历,他若有所思:“走在庄稼地里,我好像是抗战时期的地下党交通员。”

井陉县辛庄乡凉沟桥村是一个风景秀丽的古村落,是地处晋冀交界的山村。王惠良骑车30公里来到该村,村口设有疫情防控检查站,村民志愿者戴着鲜红的“值勤”袖标,日夜严防死守。村子里不许外人进村,也禁止在公路上通行。“这就是省界间的疫情检查站,真是戒备森严。”王惠良说,他多番解释,出示“井陉县摄影家协会”的证件,村民也都不让通行。

王惠良没有办法,他就给检查站值勤人员,讲述他这些年拍照的经历。“2016年,凉沟桥村遭受暴雨洪灾。7月27日上午,两位井陉爱心人士,救急送来四车粮食和疏菜,解决了你们的生活急需。《井陉两义士:慷慨救助凉沟桥》报道里的几幅照片,都是我当天冒着酷暑,绕行高速公路骑车过来,亲自给你们拍的……”防控检查站的值勤村民得知王惠良就是拍摄该村的摄影师后深受感动,终于同意他加入拍摄,但必须严格遵守村子各项防控要求。王惠良停下摩托车,徒步绕过公路上的石头堆,从多角度拍摄下了这座省界疫情防控检查站。

一个多月里,他骑车跑遍了井陉县35个村庄和井陉矿区28个村庄,用相机记录下千余个珍贵的抗疫镜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