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肖战看一个人的文化修养对人生的影响

战报有一位大师兄,出身书香门第,文化底蕴很是深厚。有时候,遇到诗词歌赋方面的知识,战报偷懒不想查资料,就去问他。他可以顺手拈来、旁征博引,活脱脱一本行走的“古文宝典”。

偏偏他的国画就是画不好。用了两年时间,依然毫无进步,但我们的师父很淡定说:“等他开窍。”

然后,某一天,他绘画水平突飞猛进,短期内赶超所有师弟师妹,像是突然打通了任督二脉一样,或者小说里的主角奇遇归来。师父说:“绘画是需要文化修养打底的,为人处世亦然。”

文化修养,听起来好像是一个玄而又玄的东西。不过,看到肖战,战报就自然而然想起师父的话。果然,一个人的文化修养,在于举手投足,在于接人待物,在于艺术敏感,在于胸襟气度,在于万事万物的亲近之意、敬畏之心。眼波流转之间,就有与众不同的韵味闪现。

能把无形的文字意境化为具象铺展开来,不止是天赋,也是他良好的修养使然吧,所以他演活了书中的一个又一个角色。

看肖战最近写的那一篇:“我把心中的《红梅赞》唱给你听,愈冷愈开花象征着我们的民族精神”。有理有据,张弛有度地娓娓道来。

他说重庆火锅、重庆人骨子里的“倔”、一个重庆男孩每天上坡下坡的日常、重庆的历史变迁、《红梅赞》背后的深意和升华,告诉我们要“以一种积极向上的精神坚定前行,浴火重生。”

他的用字是质朴简单的,没有华丽的辞藻堆砌,也没有深奥难懂的字句,就是笑容温暖的邻家少年,坐在木墩上,与远来客和乡亲们谈天说地,说他朴实无华的情愫和积极乐观的想法。人间至味是清欢。大道至简。大道无形、无法、归真。

少年归来,依旧不染尘埃,那些莫须有的林林总总,于他无碍。他眼睛明亮、自在无拘,点亮了无数小飞侠的星空。

所有的古诗词里面,战报甚喜《古诗十九首》,每读一遍,总有不同的感悟。就是这样浅近明白的话语,直抒胸臆,不矫情,不掩饰,散发着不经打磨的原木的清香,却有无穷的意味深藏。

肖战的这篇文章,给了战报同样的感觉,平淡里的暖和熨贴、安静里的激奋昂扬;朴实自然的人间烟火,厚重深刻的红岩精神;珍贵的是他的真心和实意,美好的是他的醇厚和温暖。

那首《红梅赞》也是,简简单单,却引起几代人翻涌呼啸的回忆,而这一切,又被他清澈笃定的声音,轻柔有力地解了忧开了颜,一任天地安眠梦里婵娟。他有抚慰人心的能力。

他不吝于给人他的善良和真诚。心有阳光清风,不惧窗外凄风雾霭,一分孤高十分磊落,行走在他诗意的人间。他拍一只井盖、一只苍蝇、一束烟花、一片天空、一角屋檐……

他说:“哪怕房檐跟屋梁把生活压得再低,它还是有另外一片天空的希望。”他坦荡荡的赤子之心,能直截了当地看到万物的本质,所以他成为团队的“主心骨”,所以他走到了我们面前。

他又是善于不断去“修”的。他在采访里曾经说过,大意是如果现在让他再去拍《陈情令》,他还可以更进一层,当时还是有些不足的。

天道酬勤,拍戏时在深夜哭着写表演心得的他,拍摄完成之后主动要求导演“再来一遍”的他,勤奋自律地让人叹服。

文章开始时候的大师兄,他的成功也不是偶然呀。他止步不前的两年间,依然坚持在练习,厚积薄发的力量。每个成功的人,都有这么一遭无人看到的累和苦。

“我喜欢苦,因为我觉得苦的生活才能激发人的情感,情感的那一条最敏感的神经,才能激发你的创作灵感。”“灵气是气,怨气也是气,怨气又为何不能为人所用?”

战报想起《小李飞刀》里那个沉默的少年阿飞。在小说里,他是“天下第一快剑”,他的剑法只有一招,就是“刺”,刺的动作是直接向前的,以快取胜,以制敌为要,不取华而不实的招式。所谓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肖战也是同样的心性,他认准了目的就日夜兼程了。也许他会为一朵花暂停脚步,会和一缕风聊聊天,却绝不会因了一块路中间的大石头而选择掉头。他能掉头的原因只有一个:他不喜欢。

他以道家自处而以儒家待人。他的同事、朋友、同学都评价他知礼温和,甚至是如今的重庆工商大学,还流传着他良好的口碑。与人相处,让人感觉如沐春风,就是一种很难得的修养了。

网上看到很多次他调动队友情绪、帮助别人提重物、节目结束后,主动打扫舞台、向工作人员鞠躬……乍见之欢,不如久处不厌。

很多人感叹人生太复杂,其实,复杂不过是你因“惑”了,五光十色迷眼乱心。以“仁”抗拒诱惑,以“智”解除困惑,而后“不惑”。悟了,即得自在。

精于心、静于心。他在铺天盖地的谩骂里,从容地展开画卷,画了一副红梅,除此之外,只字也无。他还平静地唱了一首歌,写了一篇文。战报看不到任何的怨愤之气,反而是温热的暖流,不喜不悲,不纠不缠,徐徐展开来,一个朴素真挚的灵魂。